您现在的位置 : 网站首页 >> 文化 >> 百花台
心中的梅峰
发布日期 : 2018-03-24 09:58:19 文章来源 : 潮州日报

  “梅峰”这个地名,富有诗意,充满想象力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是否当初峰顶种了梅树,开满梅花,香气扑鼻,不得而知,但不管是褒是贬,便不影响人们对她的向往之情,其中也包括我的思念。

  那时候,我还没有读书,第一次听到梅峰这个名字,婶母这样介绍:“出门看梅花,干活在梯田,山泉清如镜,野味三餐是,春来杜鹃开,夏日摘芒果,多能蝉下笑,冬收乌腊蔗。”

  婶母原是梅峰人,能歌善舞,长得和青山绿水一般漂亮、健康和多情,有一次,她要回去祭祀母亲,希望我能够陪她回去。对于出门去做客,孩子们是喜欢的,我也是。我回答:“奶奶若同意,我就去。”

  奶奶不同意,她说:“她说的比唱的好听。孩子,你根本不懂梅峰这个名字的故事,长大就知道了。那是一个半山上的村庄,伸手摸到天。”

  “婶说坐客车去。”我磨着奶奶。

  奶奶驳回:“公路又没有开到梅峰过,坐车也只能坐到七曲岭脚。梅峰岭几里长,又高又陡,你走不动的。”

  我还是力争:“婶还说,如果我走不动了,她会背我。”

  奶奶摇头晃脑:“她背你,她自己的儿子怎么办?梅峰峰,山猪走了也喘气,他会走不动的,到那时候,哭也没有,后悔不已。”

  奶奶说的,仿佛“梅峰岭难,难于上青天”。

  我哑口无言,挠着脑皮,无计可施,只能作罢。

  这一次,我去不成了,心中酸溜溜地,无精打采。三天后,婶母回来了,带回来一袋乌猪铃(多能),笑呵呵。我边吃多能边下定决心:奶奶再阻拦,下次我也非去不可。然而,婶母再也没有邀我去梅峰。

  在我心中,梅峰就是后花园,也是天堂,果瓜飘香,乐趣横生。

  接下来,开始上学,我只梦想着,快快长大,去梅峰走一遭,说不定还有意外收获呢。

  ……

  等到我有幸踏上梅峰,已是丙申端午前一日,晴好气象,蓝天白云,苍鹰翱翔。这时候,奶奶作古了,婶母也已去世,梅峰岭古迹依然存在,但不是交通要道了。水泥公路从梅峰村前通过,小水泥路也已四通八达,通往每家每户门口,甚至通向风景如画的梯田茶輋,而且在深坑上架设天桥,潺潺流水,如诗如画。走在下游溪畔看天桥,就是一道彩虹,一条快乐的抛物线。

  我站在桥边,向下俯瞰溪边蜿蜒的梅峰岭古道,心潮澎湃,湿眼朦胧。朦胧中,我仿佛看到了古村民肩挑重担在攀登,小孩蹦蹦跳跳,也看到一个老奶奶和她家的种猪时歇时行,自言自语。

  我的眼光从历史的甬道收回来,心潮翻滚,如梦如幻。这条古道虽然终止了它的职能,可它存在上千年,是三饶通往凤凰的必经之路、交通咽喉,地势险要,易守难攻,历史厚重,为山上山下的百姓沟通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。如今,古道越陡,越壮观,越耐人寻味。当初浇筑路线,若是我做主,一定不绕道。

  梅峰坐落在莲花山脉凤凰山东面的一个大山窝里,布袋嘴,位置独特不管,晨曦、中午、夕阳,都很美丽,泉水冲冲,鸟语花香,屋前屋后种植茶树,茶輋与天相接,茶香万里。黄色砖、青色瓦、风蚀门的老屋也成为摄影师镜子里的一大风景。

  时过境迁,东南风拂去历史烟尘,幢幢新房,建在半山腰,建在白水旁,建在天堂上,建在一片欢声笑语中。

  同学阿辉谈他的茶叶生意,我则穿街过巷,架起相机,拍下我心目中一张张山村美图,以作纪念。最有意思的是陡坡边一间房屋,斗大的、白色的泉水从房屋底下一层冲出,几米开外,飞落深坑,欢天喜地。水是那么清洁、那么凉爽、那么壮观,令我流连忘返,陶醉其中,不禁吟诵:

  穿天透地不辞劳,到底方知出处高。

  溪涧焉能留得住,终须大海作波涛。

  日影缩短,偶有炊烟。临走,我向老茶农打听婶母亲戚的去向,并说出他的名字,爱好打猎。老茶农告诉我:“我们这辈子,都喜欢打猎,那才刺激。海报螺一吹,猎狗飞奔向前。人生就该这样,与自然斗,其乐无穷。至于他们父子,略有所闻:老的归西,小的外出。”

  ……

  无论如何,这也是有关亲人的一条信息。


张南山
以上资料仅为潮州日报社版权所有,严禁转载。 承办单位:潮州日报社新媒体部
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:www.12377.cn
潮州新闻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768-2289965 举报邮箱:gdczsjb@126.com
电话:86-768-2289965 传真:86-768-2289965 地址:潮州市枫春路潮州日报社
版权所有 2004-2013 © 潮州日报 建议使用IE8.0以上版本及使用1024*768分辩率以求最佳浏览效果
粤ICP备13030909-1号 公安网站备案号:445101301104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