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 : 网站首页 >> 文化 >> 百花台
野渡
发布日期 : 2018-05-05 09:58:35 文章来源 : 潮州日报


  野渡一词,总能惹人起乡思,看到它,眼前便会浮现一幅画面来,一条野草杂花相随的小径,一头牵着荒村,一头拉着小河,河边一只小舟漫不经心地漂浮在河湾,一条缆绳拴在岸边的老柳上,懒洋洋蜷曲在岸边,两只船桨空架在舱中,无所事事,一条长高斜躺在船上,神态悠然,岸边的芦苇围拢过来,像是要把小船给掩藏起来。

  怎么可能掩藏得住呢,一群顽皮的孩童,从村中跑出来,欢笑声撒满了荒径,直奔河湾,如青蛙一般纷纷往小船上跳,有人解缆,有人撑篙,有人划桨,如此的娴熟,仿佛小船是自家的,小船快速驶向那片野菱,菱叶在秋阳下闪着清亮的光,像镶嵌在水面上的一方碧玉,且不管它,伸手翻动起菱盘摘菱角,边摘边吃,也不管菱角青皮的苦涩,只感到菱肉的脆甜,过完一把吃菱角的瘾之后,接下来的节目是,寻刺激,大家齐心合力地左右晃动身子,小船随之也在水面左右摇摆,水波浪渐次向两边波及,一波赶着一波,波澜壮阔,随着水波的起伏,感觉小船随时都会翻落,每一次起伏,都会不自觉地发出一阵惊呼,大家身子往左倾斜,船就向左翻,说时迟,那时快,在尖叫的刹那,身子又摆向另一侧,如此往返重复,惊险无比,开心有趣。

  这是我儿时常与小伙伴们常玩耍的游戏,更多的时候,坐在岸边,看着小船的主人,一对中年夫妇摇船在河里下网逮鱼,网是拦河的丝网,女的摇船,男的蹲在船头放丝网,一道一道的,一放就是十几道,放好丝网之后,男人就用小木槌敲打着穿帮,女人依旧不紧不慢地划着船,咣——咣,声音悠长,在水面上回荡着,敲船帮的目的是为了惊动鱼,鱼闻声窜动,一不小心,就钻进了丝网的网眼里,就这么,敲着小船在放有丝网的河面来回几趟,便开始收网,看收网,莫名地兴奋,鱼像是接在丝网上似的,也许是在水中挣扎太久了,耗尽了气力,鱼挂在网上,老老实实的,缀满网眼,便会在岸边手舞足蹈起来。

  这个河湾,很早以前,是个渡口,夏日的傍晚,河湾也是村人的公众浴场,洗完澡,人们便会坐在河边的柳树下闲聊,自然就会聊起老渡口的故事。

  渡口,自然少不了摆渡人,摆渡人就是村上的老刘头,老刘头娶了一位蛮媳妇,说话跟燕子似的,有一双儿女,我们知道,却不知晓这一切都与野渡有关。

  老刘头,是个外来户,在村东的土堰边盖起来三间茅草房,篱笆小院,是他的安身之所,他平日里,以摆渡为生,四十多了,还是光棍一条,若这样下去,怕是他要打一辈子的光棍了,他似乎也有这方面的心理准备。自己吃饱,全家不饿。不曾想,天策良缘,竟让他娶上了媳妇。

  话说,一年早春的一天,他和往常一样,早早地来到渡口,就在他到河边时,他看到河边的芦苇边躺着一个女人,一动不动,他心里一紧,心想,不会是死了吧,这两年闹饥荒,航荒要饭的人不少,常有饿死的,他这么想着,人就到了女子身旁,见人是活的,他蹲下身来扶起她,女人果然是被饿昏的,他搀扶着她到他家,锅里是早饭剩下的几只胡萝卜,盛给她吃,又让她躺着在床上休息,就这么,女子就跟了他。

  女子是南方人,家乡发大水,她出来乞讨活命。后来,女人跟老刘头生了一对儿女,女人心灵手巧,缝补剪裁都会,常帮着村中的妇人女红活,从此,老刘头便于村里人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。听说,后来,她南方的儿子辗转打听找到村里,要求女人跟他回去,被村里人恩威并施,赶走了,女人舍不得她眼前的孩子,手心手背都是肉,毕竟头前的孩子都长大成人。

  村里人称那个女人叫老蛮子,小时候,我常路过老蛮子家,那时,老蛮子已经很老了,人很和气、善良,就是说话听不大懂,有人口渴了,到她家找水喝,她都会到锅里舀凉开水给我们喝,有时,她会拿花生给我们吃。

  艄公老刘头、老蛮子早已尘归尘土归土了,渡口处,早已架起大桥,河流也只有细细的一脉,不过,野渡依然在我记忆里,成为乡思的触点。

相关文章
以上资料仅为潮州日报社版权所有,严禁转载。 承办单位:潮州日报社新媒体部
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:www.12377.cn
潮州新闻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768-2289965 举报邮箱:gdczsjb@126.com
电话:86-768-2289965 传真:86-768-2289965 地址:潮州市枫春路潮州日报社
版权所有 2004-2013 © 潮州日报 建议使用IE8.0以上版本及使用1024*768分辩率以求最佳浏览效果
粤ICP备13030909-1号 公安网站备案号:445101301104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