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 : 网站首页 >> 娱乐 >> 要闻播报
前央视主持人周涛以新身份归来
发布日期 : 2018-05-09 10:00:01 文章来源 : 扬子晚报
 周涛:不向往少女感,自带妈妈体质
  孔小平
  4月底,淡出观众视线有段时间的央视“名嘴”周涛,“突然”以“话剧演员”身份回归,在南京保利大剧院连演了两场话剧《情书》。紫牛新闻记者对她进行了面对面采访。


资料图:周涛。 中新社记者 侯宇 摄
  2016年离开央视,周涛调入北京演艺集团担任首席演出官。曾17次主持央视春晚,担任过奥运会开幕式现场解说,主持过的大大小小盛典也是无数。因为端庄大气、亲切自然的主持风格,在很多观众心中周涛已是春晚的一部分。采访中她告诉记者,不主持春晚后,每个年三十晚上,她都会坚持看完春晚才睡觉。
  紫牛新闻记者 孔小平
  离开央视后,周涛以一个新身份“话剧演员”重回观众眼中
  约好了上午10点半在酒店,周涛很准时地出现了,一袭黑衣戴了顶黑色棒球帽,未施粉黛。因为前晚有演出,休息很迟,似乎还有些疲惫,但当话题切入此次演出的话剧《情书》时,那双熟悉的大眼睛顿时又亮了。
  不少主持人离职后做的还是相对熟悉的行业,而周涛却选择了新行当——演话剧,“其实最初我学过戏剧表演,后来阴差阳错考到了北京广播学院,就一直从事电视行业。话剧是我最喜欢的艺术形式,我心里也一直还有话剧这个梦想。如果我还在央视的话,是没有机会做这个尝试的。”
  周涛也告诉记者,同样是在聚光灯下,电视节目主持人和舞台剧演员虽然都是在说话,但真的完全不同。她们那会上大学时非常注重训练语言使用技术,比如她是安徽淮南人,一直分不清“音”和“英”的读音,她用一年的时间来训练自己,死磕这两个字的读音。“但演话剧,不是有语言使用技术就行的,在台上说出来的并不是周涛生活版的舞台话,而是表演另一个人,如何把我的个性特点带到这个人物的表达里,真的非常难。搭档孙强教会了我’如何说人话’”。被孙强赞“对话剧舞台的悟性非常强”时,周涛特别不好意思地把头埋得快到膝盖了,手里一直在缠丝巾,嘴里喃喃地说“没有、没有”。
  而且最让她没想到的是,演话剧居然能减肥,排戏一个月,她瘦了4斤多。随后《情书》启动全国巡演,基本上,在一个城市待2天,南京是第六站,这种经历也是她之前没有的。
  也有人说,这次周涛玩了个跨界。但周涛不这么认为。她告诉记者,在南京的第一天,和南京的老朋友吃饭,他们都评价说周涛真勇敢,现在干的竟是20多岁年轻人的事。“我想想他们这么说也对,虽然我已不在做梦的年龄,但人生真的特别有限,时间过得很快,在我这个年龄回头看,尤其觉得快。如果能努力实现人生梦想,还是尽量多地去实现。演话剧不挣钱,也不出名,不像我以前分分钟做一台电视晚会,在央视的话,收视率再不好,也有几千万上亿人看的,而我这演一站话剧,观众坐满了才一千多人,还要跑那么多城市,每天去演,但这是我的一个梦想,我把舞台剧变成了我生活中的现实,我愿意为它付出。” “我演话剧不是一种跨界,‘跨界’这两个字用在这里有点轻了,对我来说这是一个致敬,致敬我年少时的梦想,致敬我最喜欢的艺术形式,我能够参与它,这个遗憾对我来说就没有了。”周涛告诉记者,后面还会不会演话剧,她还没想过。演话剧的压力真的很大,因为“艺无止境”,每次演完回到酒店,她都久久不能入睡,会把当天舞台上的过程在脑子里再捋一遍。
  周涛可以说属于一帆风顺的那种女孩子。从小学、中学,到进入北京广播学院学新闻,到进入北京电视台担任播音员、主持人,然后调入中央电视台接替倪萍担任《综艺大观》第三任女主持人,主持国庆晚会和春晚。
  她告诉记者,自己从小就是那种特别乖的女孩,是老师眼里最乖的好学生,老师不让做的就坚决不做,她也没有跟任何男孩传过纸条,搞过暧昧。她还向记者自曝了一段糗事,曾经有个男孩给她传过纸条,“我很严肃地跟他说,你拿回去啊,要不然我就交给老师了。”说完这些,周涛哈哈大笑,现在想起来依然觉得好笑。
  周涛评价自己比较晚熟,所以就特别羡慕话剧《情书》中路佳佳和张明亮之间的那种小悸动,“他们还会一起出去玩,而我从来没有过啊,现在回想一下,我上大学之前都没跟任何一个男孩去公园里玩过,甚至都不太说话。当然了,这也跟那个年代有关,小男孩小女孩之间的小互动小懵懂啊,我这儿完全没有经历过,而现在我有机会去演这种懵懵懂懂的感觉,就觉得也很美好啊。”说到这些,周涛很过瘾地表示,其实路佳佳这个角色的人生进程中,跟她本身没有任何重合点,包括性格,所以成为一个演员,才发现这个职业真的特别有魅力,“舞台能够让你在自己的人生里活出别人的经历,这种体验太难得了,也是我在主持生涯中所没有体验过的。 ”
  主持了17次春晚,周涛感慨:在如花的年龄遇到了如花的事业,是最大幸运
  既然已被观众认为是春晚的一部分,那么周涛离开春晚后,会变成春晚的观众吗?周涛告诉记者,离开后就有时间看春晚了,像今年春晚,全家都睡了,她还一个人坚持看到最后,“毕竟我对这个项目有感情,17次主持,其中16次是连续的,后来2016年春晚我又回去了一下。17年的时间里,我都在那个场景里。”
  感慨之余,周涛不自觉地回忆起那些熟悉的场景,她说,年三十那天,她会习惯性地看时间。说话间她抬起手臂看表模仿道:“吆,5点半了,头发差不多做完了,下面该化妆了”,“7点了啊,该换衣服了。嗯,再过一会,吆,主持人该候场了,演员们该准备了,谁从4号门进来,谁该从观众席里出现,还有导播开始检查了,一号机、二号机……”跟记者比划时,周涛还快速地打了个响指,“嗯,所有这些,真是太熟悉了”。
  她总结说,除了17次主持春晚,还有其他大大小小的节目,都在那种氛围下完成。她低下头,摸了摸自己的手心,“嗯,这些环节,熟到像在数我手心里的纹路。”
  聊到每年春晚公布主持人名单,不少观众都会日常思念一下周涛时,她说:“哎……这对我来说,真的是特别荣幸的一件事,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别人记忆中的一部分,所以,真的,我特别感激中央电视台,感激这些年,我也吃过很多苦,付出过很多,但很值得,毕竟不是每个人付出了都能有收获。我们在中国广播电视最好的时候,也是在我们最好的年龄开始做电视,如花的年龄碰到了如花的事业,这就是人生最大的幸运。真的,如果缺一个,都稍微觉得遗憾。”
  回忆过往的这份荣耀和积淀,周涛说,她经过了3年的北京电视台,21年的央视,总共24年的电视生涯,真的好长。“回忆起来觉得好短,说起来也觉得好短,但这是我人生的一半呢,从我的第二个本命年,到我的第四个本命年,我人生最美好的一段时间,给了电视。这是什么轮回,现在想想,过得很快。”
  电视和网络平台综艺节目邀约不断,但周涛说,到了做减法的年龄不想长袖善舞
  周涛曾经主持过很多综艺节目,也做过监制和制作人,对当下卫视和网络火爆的综艺节目,她会怎么看呢?
  “我不像普通观众那样追着看,我的视角更多的是业内吧,我会看很火爆的电视节目或者是网综,像《中国有嘻哈》什么的,我主要是看他们通过什么拿到了那么高的流量。”周涛说,基本上看一下就知道这些节目的套路,是靠什么打动年轻观众的。周涛离开央视后,自然也接到了很多类似的综艺节目的邀请,不过周涛是拒绝的。
  她的考量是,毕竟她已在观众心中有非常强烈而鲜明的风格定位,这个定位很难被打破,如果换个节目去主持,反差太大的话,观众估计会觉得陌生,“而且最重要的是,我也不认为我能完成得特别好,所以我不太会轻易接这类邀请。”
  那如果换个身份,以综艺节目制片人等身份去打造一个全新栏目呢?周涛也很坚定地表示,到了她现在这个年龄,主要是做减法,而不是加法,毕竟精力和时间都有限,只想用在最想做的事情上,而不是长袖善舞。不过她也没全然拒绝电视节目,她向记者透露了一二,其实一直有电视节目来邀请她,包括卫视和一些网站,但她的日程安排已经到今年九月份,如果顺利的话,有可能下半年,她会腾出一点时间在电视平台做节目,但时间表还没定。
  50岁的少女感?周涛说自己没有也不向往,享受现在的年龄和状态
  很多观众和网友惊叹地说,从50岁的周涛身上看到了少女感,这是怎么回事?!坐在记者面前的周涛,确实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小很多,但是周涛惊讶之余也很无辜地说:“其实我身上没有少女感,而且我也不向往少女感。”
  “跟我接触过的人,他们会觉得我温暖,像姐姐,现实中,比我大的比我小的,都管叫我涛姐。少女是需要被呵护和关爱的,而我会很不自觉地去照顾别人,所以我经常说我有点自带妈妈体质。”周涛怎么都不肯承认自己还少女着,“而且我在内心也不向往少女感,到了现在这个年纪,其实我是一个少女的妈妈,我很享受我现在的年龄和现在的状态。”
  在话剧《情书》里面,周涛饰演的女主角,人生跨度是从少女到中年的,所以周涛分析说,估计不少观众看了剧之后感受到了一些所谓的少女感吧。她也坦言说:“其实,这部戏我演到后面会更自信一点,因为你知道吧,在舞台上‘老演少’是很难的,演得不好,会让大家觉得很难受和尴尬,但我又没办法回避,导演又不能用两组演员来演,所以我们俩只能从少年演到中年。”
  所以周涛自己在演的时候是心生一点畏惧的,既然大家都感受到了那份少女感,她很自知地说,不是因为她长得是不是年轻,以及还有那个体态,而是她在诠释少女的那份小眼神或小动作给对了,“所以观众才忽略掉了我的年龄跟这个角色的差异,不过,这也说明我努力了。哈哈,如果下了舞台,大家还是这个感觉,那可能是遗传,因为我的父母看起来也显得比实际年龄要小。”
  快问快答
  你在微信里面有一套“可御可萌主持人周涛”的表情包,你知道吗?而且你的粉丝年龄跨度很大,了解90后吗?
  对,我都知道。其实我一直都以为我的观众是在50、60岁,我自己也没想到,还有更小的,80后、90后,现在说还有00后。而且我也感受到了他们的表达,要比我之前的热心电视观众更热烈更直接。有时候跟他们互动,会觉得这些小孩特别可爱。我也自问过,我年轻时也有过喜欢的偶像啊演员啊,会不自觉地按照他的审美来规范自己,所以我希望我能够做得更好,能够带动一下他们。这次话剧巡演,还有很多孩子很远地跑过来看演出,我挺心疼他们,我跟工作人员说了,不要让他们买那些花啊什么的。毕竟我不是流量,我也不是流量的年龄和流量的状态。
  问:下面会进入影视圈吗?
  答:实际上在我离开央视之后,就有电视剧、电影找过我,电影是女主角,演单亲妈妈,还有电视连续剧,演电视台女导演。但我都没有接,因为我觉得我这个年纪的女演员,都退幕后了,我怎能再出道呢。而且那也不是我的方向。
  另外我现在本职工作是北京演艺集团首席演出官,去年我做了奥林匹克公园音乐季,今年还会继续。为了《情书》的巡演,我在春节前就把今年音乐季的演出节目单和演员都确定好了,乐团、指挥也到位了。这边巡演完,我还要回那边开始宣传音乐季开票。
以上资料仅为潮州日报社版权所有,严禁转载。 承办单位:潮州日报社新媒体部
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:www.12377.cn
潮州新闻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768-2289965 举报邮箱:gdczsjb@126.com
电话:86-768-2289965 传真:86-768-2289965 地址:潮州市枫春路潮州日报社
版权所有 2004-2013 © 潮州日报 建议使用IE8.0以上版本及使用1024*768分辩率以求最佳浏览效果
粤ICP备13030909-1号 公安网站备案号:445101301104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