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 : 网站首页 >> 文化 >> 百花台
门之说
发布日期 : 2018-10-08 09:54:13 文章来源 : 潮州日报

  □ 吴鲜

  朱门酒肉臭。柴门闻犬吠。同样是对于门的描述,一个是居庙堂之高,一个是去江湖之远。

  人类,自从摆脱了茹毛饮血的上古时代,筑巢而居,就与门结下了不解之渊。宫门之威,侯门之深,庙门之森,柴门之陋,在等级森严的人类进程中,门,或多或少地扮演过诸多不同的身份与角色。门庭若市,门可罗雀。世人皆说:人一走,茶就凉,看,多么深刻的总结与领悟!一个王朝的兴衰荣辱,从它门前的车马喧嚣,到马蹄声去,在“达达”的回声里,一扇门的关闭,又一扇门的打开。“旧时王谢堂前燕,飞入寻常百姓家。”乳燕绕梁,之于豪门檐下,之于柴门檐下,燕子没有过多的选择,巢,只是它安身立命之所,它偏安之于一隅,也只为遮风挡雨,它可没有那么多的门第之观。从山顶千门次第开的大唐盛世走来,妃子的“回眸一笑百媚生,”华清池的门刚刚掩上,山顶千门的次第打开,一骑绝尘的尘土飞扬,还氤氲在路上,马嵬坡上,已为她量身定制一扇千古凄美之门。关上一扇门,打开一扇门。一段历史的哀婉之叹,抑或叫千年一叹,在霜冷长河的岁月沧桑里,早已凝结成霜。

  门生,门童,门卫。时代的变迁,门内门外,脸色的转换,真的比翻书还快?或笑脸相迎,或亦步亦趋,或怒目而视,或狐假虎威。众生万象,粉墨登场,极尽戏剧化、脸谱化。门,只是进出方便的一则通道,或者叫做方便之门。由此衍生出的门之说,则颇耐人寻味。衙门八子开,有理无钱莫进来。想要办成一件事,你有门路吗?豪门深似海,有多少怨妇悔不该当初“误”入豪门,面对着寒星冷月,寂寞年深,无数个夜晚,空房独守,一声叹息里——唉!庭院深深深几许?

  去山中,去庙门看一看,那可是清净之地,灵魂皈依之所。青灯黄卷,清风明月,一朝风月,万古长空。在红尘与庙宇之间,隔着一扇扇厚重的山门。繁华热闹之于山门之外,寂寞冷清关在了山门之内。天地之大,山门之重峦叠嶂,一如鸿沟,将入世与出世之态分开得是如此泾渭分明。一念成魔,一念成佛。山门之内,山门之外,悲欣交集。吾等芸芸众生,大多出身于寒门,生长于柴门。炊烟,阳光,风雨,犬吠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。“吱呀”声中,打开或者关上,有柴门闻犬吠的真实,亦有风雪夜归人的期许。离开家乡,行走远方,家门,永远是梦中的向往与期盼。归去来兮?那回家之时急促叩响老屋大门的声响,那离家之际回望大门之内儿时的欢乐时光,是如此真实地写在了我们的脸上。大漠边陲,塞北江南。春风不度玉门关的怅惘?僧敲月下门的意象?鸟儿,鸟儿究竟去了哪里?门内抑或门外,孤寂的目光一越千年,门,之于鸟儿,斯时,已置身世外。

  十年一觉扬州梦。梦醒来,好多门早已被关上,好多门还尚未打开,粼粼波光里,我们是徘徊在心门之外,还是行走在门之边缘?徘徊,彳亍,回望,凝眸,推开,关上。岁月如流水,光阴之门,岁月之门,生命之门,成功之门,渐次在我们面前打开,走进抑或走出,门,之于斯时,是如此真实地横亘在我们面前!

  梦里不知身是客?门中岁月长?门中岁月短?一开,一闭之间,岁月已走过了千年。人生天地间,忽如远行客。打开天地之门吧!——心之门。让阳光透进来,让每一缕阳光照射在我们的灵魂之上,心灵亦在风中起舞。阳光,月光,日月,沧桑,山川,河流,大海,远方。每一种意象的铺陈,都有一扇门为之打开,不是说,上帝关上了一扇门,就会为你打开一扇窗吗?是的,我们,何不学学鸟儿,灵魂始终端坐在高处。之于门内,之于门外,我们需要打开的抑或看好的,可不正是我们的心门吗?

  门之说,心之说也!


相关文章
以上资料仅为潮州日报社版权所有,严禁转载。 承办单位:潮州日报社新媒体部
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:www.12377.cn
潮州新闻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768-2289965 举报邮箱:gdczsjb@126.com
电话:86-768-2289965 传真:86-768-2289965 地址:潮州市枫春路潮州日报社
版权所有 2004-2013 © 潮州日报 建议使用IE8.0以上版本及使用1024*768分辩率以求最佳浏览效果
粤ICP备13030909-1号 公安网站备案号:445101301104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