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 : 网站首页 >> 文化 >> 百花台
老镇篾匠
发布日期 : 2018-10-11 10:20:08 文章来源 : 潮州日报

□ 李笙清

  旧时匠人传授手艺,大都喜欢传授给自己的子女,俗称“门第师”。除非匠人的后人有了更好的出路而不愿学父辈的手艺,才传授给外姓徒弟,我的小叔便是一个这样的学徒。

  小叔大我9岁,十七岁那年,小叔拜了住在老街的老篾匠漆师傅为师,学起了篾匠手艺。据说漆师傅是从湖南湘西搬来的,在老街上买了有后院的两间小屋。他把堂屋跟房间打通,做了作坊,后院用于堆放竹子和篾器成品,后面的厨房旁边的一间小屋是他歇息的地方。屋后有一条大河,漆师傅的竹子原料大都是从水路运来,青石板码头边,经常浸泡着漆师傅的篾器成品,据说浸泡过的篾器经久耐用。漆师傅的老婆死得早,没有给他留下一男半女,但他一直没有续弦,在老镇上孤独地生活了二十多年,堂屋供桌上的黑边相框里,有我没有见过的漆师傅老婆的照片。小时候经常看到漆师傅将镜框擦得干干净净,拿在手里一看好一会儿,有时候还喃喃自语,说着我听不懂的湖南方言。

  祖父跟漆师傅交情匪浅,据说当年漆师傅来老镇落脚时,受到当地篾匠师傅的排斥,祖父在老镇素有声望,出面摆平了这件事,还帮他置买了住房,让漆师傅在老镇安心扎下根来。因为有这种交情,所以在祖父的恳求下,漆师傅收了他一生中唯一的一个徒弟,这就是我的小叔,所以小叔经常自鸣得意,以正宗的湖南篾器技艺嫡传弟子自居。拜师那天,家里准备了荤素搭配十个碗的一桌宴席,请来家族中德高望重的老族长作陪。小叔按拜师礼节给漆师傅磕头作揖敬茶,礼数极其虔诚。漆师傅笑呵呵地对祖父说:“我们谁跟谁啊!不用这么烦琐啦!”祖父一脸的严肃,说礼数是祖宗定下的,千万不能马虎。末了,还给漆师傅送上可以做一套衣服的青布料,这拜师礼才算完成。宴席吃完,小叔就算是入了篾匠这个门槛。那天,漆师傅脱下了常年穿在身上的那套黑衣裤和粗布围腰,特意换上一身干净整洁的衣服,坐在上首,脸喝得红扑扑的,兴致勃勃,话格外多。

  那时候乡村里的谷囤是用竹篾编制的围子,长长的,一圈一圈围上去,就成了农家储存粮食的仓库。还有扫地的撮箕,挑谷的箩筐,筛米的筛子,晒东西的竹帘子和簸箕,淘米的筲箕,打场的连枷,装鱼的鱼篓,屋角的鸡笼……这些都是篾匠的杰作,轻便结实,经久耐用。还有家家户户都在使用的竹椅、竹凳,夏天在院子里乘凉的竹凉床和躺椅,厨房里用的蒸笼、刷锅的刷子……篾匠用一双巧手,做出了形形色色的篾器,丰富着老镇人们的生活。

  常常在放学后,转到老街看小叔学手艺。只见漆师傅抽出一根竹子,操起厚脊薄刃的篾刀,用刀身在竹子的底部随意比划一下,就挥刀劈下,一截粗大的竹子便在脆响中一分为二。漆师傅拿起一柄长长的凿子,几下就将那些竹子中的痂结清除掉。随着篾刀的上下翻飞,竹子变成了一根根长长的竹片,有的竹皮被削成薄薄的篾丝,看得人眼花缭乱。漆师傅一边做活,一边给小叔讲解篾活中的砍、锯、切、剖、削等基本功要领,不厌其烦,直到小叔领悟。料裁好后,师徒俩便开始忙活起来,编篾席,做鸡笼……最简单的莫过于做扁担,取一截竹子,将两头砍出能拴住绳子的凹槽,再将四边磨削光滑,一根竹扁担就成了。

  漆师傅夜里不赶活的闲暇时候,我特别喜欢到他家里玩,听他讲神秘的湘西故事,吃他晒制的湖南苕果子和苕丝,喝着陶壶里的大叶茶,那感觉就像坐在茶馆里听评书一样。漆师傅是一个天生的故事家,一个李天宝的故事,愣是让他讲了半个多月都没讲完,让一众街坊像染上了毒瘾,听得兴致勃勃,天天挤满他的作坊。有时遇上漆师傅师徒夜里赶活,上门来的大家伙儿只好打道回府,神色中明显露出几分失落。每到夜深,漆师傅就会拿起他的那块有些泛黄的小竹片,“啪”地一声脆响,宛若惊堂木的回声,听故事的就知道到了“要知结果如何,请听下回分解”的时候了。

  漆师傅还有一个绝活,就是用细篾编制出各种各样的动物,公鸡、锦鸡、鹅鸭、小猪、小兔、老虎、鲤鱼……天上飞的,地上跑的,水里游的,都能很快做出来,神态可掬,惟妙惟肖,就像一个个精致可爱的工艺品。可惜小叔没学会这门技艺,漆师傅要小叔先学好篾匠手艺,以后再教他这个,没想到当小叔学成篾匠手艺快出师时,漆师傅却不幸突然离世了。每每提起这个,小叔都一脸的遗憾,为漆师傅失传的这门手艺。时隔多年,有一次回老镇,听说住在镇西古桥边的守寡半生的孙婆婆去世了,手里紧紧捏着一对竹编的连在一起的比翼鸟,这可能是漆师傅留在这个世上的最后的一件竹编作品了。

  那时候我常常去漆师傅家玩,要小叔给我做弓箭,在祖父“百艺好藏身”的唠叨声中,期待长大后能像小叔一样跟漆师傅学篾匠手艺。那时候少年心性,在竹器作坊里待久了,我常常趁漆师傅不在的时候鼓捣一些篾匠活,比方说拿起篾刀为奶奶砍一个刷锅的竹刷子,或者用竹筒做成一管七孔竹笛。漆师傅对爷爷夸过我心灵手巧,有做篾匠的天赋,这是因为我在漆师傅出门进竹子的时候,在他的竹器作坊里做了一个小小的竹书架,截料、钻孔、烤弯、连接,这些工序都是我一个人完成。可在我步入高中那年,漆师傅在一次喝醉酒后去码头上捞浸泡的篾器时,不小心淹死在河里了,而我,最终也没有走上手艺人的路。

相关文章
以上资料仅为潮州日报社版权所有,严禁转载。 承办单位:潮州日报社新媒体部
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:www.12377.cn
潮州新闻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768-2289965 举报邮箱:gdczsjb@126.com
电话:86-768-2289965 传真:86-768-2289965 地址:潮州市枫春路潮州日报社
版权所有 2004-2013 © 潮州日报 建议使用IE8.0以上版本及使用1024*768分辩率以求最佳浏览效果
粤ICP备13030909-1号 公安网站备案号:445101301104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