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 : 网站首页 >> 文化 >> 百花台
军装和粮票的故事
发布日期 : 2018-10-11 10:20:08 文章来源 : 潮州日报

□ 汤礼春


  军装和粮票,好像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,但在我的人生记忆中,这两者牢牢地联在一起,如感兴趣,听我从头道来。

  我们上世纪五十年代出生的人,都希望能参军,能当个军人,可那个时候参军很严格很难,我没能如愿。但我希望能有套军装穿穿,不仅是我,那个时候的年轻人都喜欢穿军装。我想穿军装,可我们家没有亲戚参过军,到哪里去求一套军装呢?我的母亲见我想穿军装,便买了一块白棉布,染成黄绿色,帮我做了一件军装。1969年,16岁的我就穿着母亲做的这件军装作为知青下了农村。在农村那广阔天地的劳作中,在三伏天阳光强烈的直射下,我的那件“军装”开始现了原形,很快就颜色深一块、浅一块,变得斑驳了,大家都笑话我穿的军装是“伪军装”,我由此十分狼狈和尴尬。

  真正拥有一件军装是在从农村招工到工厂后。1975年,我到贵州水城水泥厂出差,住在该厂招待所,同房一起居住的还有一个姓金的年轻人,是从云南一家企业来出差的。我一看金同志穿着一套真正的军装,就很是羡慕,一问他果然是位真正的退伍兵。十来天后,我和金同志混得很熟了,我把想穿一件真正的军装的愿望告诉了他,他想了想说:“这样吧,你给我15斤全国粮票,我就给你一件军装,我不是想和你做交易,只是我确实饭量很大,每月供应的27斤粮食不够吃。”

  15斤粮票在当时来说很珍贵,尤其是全国粮票,只有到外省出差时,经过开证明盖几个大红章才能取到,而且还要扣掉当月的油票。当时的15斤粮票可以换一大堆鸡蛋,或者几只鸡。

  虽然全国粮票很稀罕,但当时我还是毫不犹豫地就掏出了15斤全国粮票,和小金同志换了一件军装。

  当我穿着一件真正的军装回到家时,母亲脸上的皱纹都笑成了一朵花,她仔仔细细地把我打量了一番道:“嗯,你穿这军装很神气!”

  当我提起是用15斤全国粮票换的军装时,一贯节俭的母亲(我们从小吃饭时,倘若母亲看见我们碗中残留有几粒饭,便会磕我们的头,呵责我们将碗舔干净,不可浪费粮食),居然没有一点痛惜的样子,还是笑眯眯地看着我。

以上资料仅为潮州日报社版权所有,严禁转载。 承办单位:潮州日报社新媒体部
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:www.12377.cn
潮州新闻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768-2289965 举报邮箱:gdczsjb@126.com
电话:86-768-2289965 传真:86-768-2289965 地址:潮州市枫春路潮州日报社
版权所有 2004-2013 © 潮州日报 建议使用IE8.0以上版本及使用1024*768分辩率以求最佳浏览效果
粤ICP备13030909-1号 公安网站备案号:445101301104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