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_index_ad_01 new_index_ad_02 new_index_ad_03 new_index_ad_04 new_index_ad_05 new_index_ad_06 new_index_ad_07 new_index_ad_08
 

“中舍潭”清印仁风

——唐宋潮州八贤之一卢侗事略
发布日期:2017-03-16 10:09:06 | 文章来源:潮州日报

  □ 陈贤武  曾楚楠

  卢侗(1010~1082),字元伯,号方斋,北宋潮州人。唐宋潮州八贤之一。他为人淳朴正直,孝顺父母。余暇常手不释卷,博览群书,通经术,尤邃于《易》,释易自为一家,吸引不少学生。五次应乡荐。于皇祐五年(1053) 应恩科,为特奏进士,授本州长史。余靖任广东经略安抚使时,徵聘他任机宜(幕府官佐)。又以余靖、蔡襄、王举元等名臣交荐,嘉祐年间调任惠州归善(今属惠阳)主簿。治平二年(1065),蔡抗再以经学推荐,宋英宗“枫宸召对”(即召卢侗到殿廷对话。见宋·王宗烈《八贤堂记》),授国子监直讲,转卫尉寺丞。后以反对王安石新法,与吕惠卿政见不合,于熙宁四年(1071)自请出任柳州,七年转循州。十年,以太子中舍致仕。卒后,“讣闻于朝,遣官祭葬,赐谥文肃。崇祀乡贤。列潮州八贤之一。”(《冠山卢氏家族谱》)撰有《周易训释》,以诲及门,惜已佚。

  经历

  能够得到余靖、蔡襄、蔡抗这些宋代名臣的“交章推荐”,自然非泛泛之辈。北宋著名僧人释契嵩在《镡津集·送林野夫(林冀,潮州人)秀才归潮阳叙》称其明道元年(1032)会晤先生,其学识即为契嵩所重,“生而知学六经,探百氏,悉能极深研几圣人之道,卓然自得。”七年后,契嵩作《送林野夫秀才归潮阳叙》时,则称其为“有道者”。蔡襄说卢侗“行实朴茂,学术优深,久在岭南,众所称服。”(《端明集·奏乞推恩卢侗状》)因反对王安石变法,“法蠹力陈,持论尤确”(宋·廖德明《八贤赞》),在朝中不仅未能施展才华,反而受到抑制。卢侗与执政者即新党格格不合,在熙宁十年(1077)约68岁时,以太子中书舍人致仕返潮州,终老家乡。

  宋·孙升口述,刘延世笔录的《孙公谈圃》卷中说到卢侗、孙觉(字莘老)交往的事,文虽短而透露不少信息:“卢桐(侗),昭(潮)州人。蔡挺(抗)荐为国子直讲,为人朴质,不修人事。至京杜门,以故皆疏之。唯孙莘老与之善。莘老见侗看《易》,诘其义,皆非今世所学,得京房历数之说。莘老出京,侗夜半饯之,言莘老祸福,后无不中者。”

  事情发生在治平三年(1066),卢侗时任国子监直讲,因反对王安石新法,不屑与新贵交往,故在京杜门不出,视孙觉为知交。第一,孙、卢都反对新法,政治观点相同;其二,都娴于《易经》,学术爱好相近;三是同具朴质之格,人品秉性相知。这样,自然同声相应,同气相求。(《谈圃》说卢是“昭州人”,当为“潮州人”之误。)所谓“莘老出京”,是孙觉反对变法,落职广德军。孙、卢都犯“政治错误”,当孙觉出京,亦只有卢侗敢来送别。从“言莘老祸福,后无不中者”,可知卢侗对于易学甚有研究。与孙觉一样,都走西汉今文易学“京氏学”创始人京房的路,即以通变说易,从灾异而推论时政得失。

  治平四年,卢侗讲训上庠,诸生服其行谊,用年勤例,叙升卫尉寺丞。有敕,由苏颂撰制词,对其评价甚高:“尔以经艺名家,礼闱奏技。勾稽南服,外台称其廉平;讲训上庠,诸生服其行谊。姑用年勤之久,叙升卿属之华。尚倚师儒,使留黉序。其益思于循诱,冀有助于化成。”(《苏魏公文集·前守惠州归善县主簿、充国子监直讲卢侗可卫尉寺丞勅》)

  文学成就

  卢侗不仅以道义文章流芳青史,且其书法为当时名公所重。北宋大文豪苏轼对书法要求甚为苛刻,但他在《苏轼文集·答吴子野七首》第二简有:“卢直讲一帖,不类近世笔迹,可爱!可爱!”他有“元丰题名”及“湖平”二刻刊于潮州西湖石上,正书逸韵,惜毁于“文革”之乱。他所书写的《龙川罗公墓志铭》碑刻1980年出土于河源市龙川县丰稔镇坳背村,该墓志铭石刻长103厘米,宽97厘米,厚8厘米。碑文阴刻楷书,从右至左竖刻,38行,约1140字,记述宋代探花、海州知州罗恺(1012—1076)的生平事迹和功绩。1980年罗恺墓出土,1986年征集回龙川县博物馆。该碑字体清秀工整,上书“承奉郎守大理寺丞前知循州军州兼管内劝农事借绯卢侗书”。有学者以为它填补了北宋岭南缺席书家的空白。

  熙宁元年(1068),他在国子监担任直讲时,参校了《荀子》。产生于战国末期的《荀子》,历经多个版本的流传,到了北宋时出现了不少错讹,校正这些错讹,还原经典的原真,具有高度的学术意义。卢侗参校的这个版本(监本)后来成为公认的正本,流传至今。

  卢侗家训

  《冠山卢氏宗族谱》记载了卢侗留下的《侗公家训》:“不因果报勤修德,岂为功名始读书。慎言宜守三缄训,处世常悬百忍图。”他认为:立身要“勤修德”,用实际行动办实事,但不图回报;做人要“轻名利”,为功名而读书那是世俗之见。

  卢侗事亲至孝,博通经史,以讲学、训释、讨论等方法教诲门生。他的品行与学识,得到北宋名臣余靖、蔡襄等人的器重和推荐。他为官一任,所到之处问民疾苦,减轻徭役赋税,重视农田水利建设。归乡后,结庐神山(在今澄海澄华街道冠山乡),潜研《易》学。恰逢韩江水涨,堤防溃决。他捐资修堤,带领乡人修复堤围,筑涵引水,让田园和水都引导到一个大潭里,出上窖,入韩江,使水流得到疏导。到了旱时,潭水又可灌溉农田,是一件利民之举。当地百姓怀念他,就把这口大潭名为“中舍潭”,今仍继续发挥效益。他用自己的人生实践做到:在家行孝,治学专深,为官施惠,归乡遗德。为族人树立了“不因果报勤修德”的典型。

  相传孔子参观周王祭祖的太庙时,看到台阶立着一个铜人,嘴扎了三道封条,铜人背面刻着:“古之慎言者。”孔子从中受到启发,教诲弟子“君子讷于言而敏于行”。这便是“三缄训”的由来。“百忍图”则出自《旧唐书》:郓州人张公艺,以忍治家,九代和睦同居。唐高宗路过郓州亲自询访。张挥笔写了一百个“忍”字,并详细说明“百忍”的具体内容。高宗听后倍受感动,赏赐缣帛,免除赋役。世人称为“张百忍”。卢侗认为:处世当慎言笃行,持家须忍让和睦。但是,“慎言”绝非闭口不言;“忍让”亦非委曲从俗,苟求富贵。他不避权贵,不附时流,质新法之论,见国士之风。即使为执政所怒而逐,亦不以措意,自请补外,出知柳、循二州。不久即以太子中舍致仕。正如宋·廖德明《八贤赞》所说的:“朱轓茀车,未竟发舒。仰止高风,湖山旧庐。”读书在于明理,而不在于博取利禄功名。显赫的权位又算得了什么?即使是息影山林,卢侗同样能树德徽于乡梓。正是这种“岂为功名始读书”的超然物外的人生态度,使他赢得世人的钦仰,无愧于“其皆一代之伟人乎”(明·林大钦《潮州八贤》语)的赞评。

  他的孙子卢顺之,宋绍熙二年(1191)登进士,授广东肇庆军节度判官,只任职三年,便乞请回家养母。母死,守丧三年后卒,年39。官终文林郎。
 

相关文章:
《平蛮十八洞》与《平闽十八洞》 2017-03-16 10:09:53
“中舍潭”清印仁风 2017-03-16 10:09:06
网上展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