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_index_ad_01 new_index_ad_02 new_index_ad_03 new_index_ad_04 new_index_ad_05 new_index_ad_06 new_index_ad_07 new_index_ad_08
 

香片

发布日期:2017-03-18 10:31:22 | 文章来源:潮州日报



  有的词,天生有不一样的属性,让人读到就心中一怔——好像在哪里见过的。这样的词当然不多,香片就是其中一个。

  香片是什么?古人弹琴时用来焚的香吗?其实不是。它是花茶,把茶叶和茉莉花一层层相间窨制,茉莉的清芬和茶叶的香味抵死缠绵,就是香片了。

  喝过好的香片,打开包装先就嗅到一种馥郁芳馨,不是花香不是茶香,郁郁菲菲,比茶香花香更沁人心脾。

  此时再看那茶叶,可不是香香的一片?香片这个名字,起得真好。

  第一次知道香片就是花茶,是读梁实秋老先生的《喝茶》,梁老先生在北平,茶叶店里的伙计常常卖给他的,就是香片。

  想想,民国时期的北平文人们,买了琉璃厂的旧书回家,在海棠花下,啜着香片一页页地翻,那是何等的闲情逸致,那种老派的潇洒的诗意,现在喝咖啡上网的人怎能了解?

  香片,曼妙,清艳,又有轻烟一缕的惆怅。“赌书消得泼茶香,当时只道是寻常。”李易安和赵明诚赌的茶,一定也是香片吧!他们夜里无事,就打赌某一句文字在某书某页,谁输了喝茶。自然是赵明诚输得多,但在这一个个简单浪漫的夜里,想来他心甘情愿——醉在这一杯杯的香片里。

  凡尘俗世间,有多少女子,没有李易安的才情与柔媚,但再平凡如山野小花般的女子,总也有些柔软馨香的梦,在细嫩的茶尖上,在茉莉的蓓蕾间,默默窨制成一杯香片,在某些有温度的夜晚,饮下所有的心事。

  少年时不爱喝茶,上体育课热了就跑到水龙头那儿,咕咚咕咚喝一气,然后又跑去玩了。喝茶?多麻烦!什么香片,更是闻所未闻。

  倏忽几十年过去,现在我最爱做的事,就是在深夜若有若无的音乐里,泡上一杯香片,看那原本干干的茶叶,借助于水的滋润与温度,魂魄来归,载沉载浮,一点点回复最初的颜色与味道。这时候的香片,于无数个寒冷的夜,是一杯孤单的慰藉。

  香片,是一场茶与花儿的沉默的恋爱。如果说茉莉是温柔清丽的女子,茶叶就是风度儒雅的书生,在初夏的风中相遇,一个默默的眼神,一个干净的笑容,从此被时光窨藏。

  香片,是茶与花儿的缱绻。彼此的气息溶为一种,茶就是花,花也是茶,刻骨的痴与缠。但他们并不闹到人尽皆知,一点点体贴的相处,你中有我我中有你,不分你我彼此一体,是老人们平和深刻的爱情。

  如今流行的是咖啡厅和酒吧,就连喝花茶也成了风雅之事,茶艺馆里美女以繁复的手法,最终捧出一杯煞有介事的茶,感觉香片这种默默无言的爱情,已经落伍了。但我愿意偶尔捧一杯花茶,看一缕花香茶香袅袅飘散——只道是寻常。

陈晓辉

相关文章:
《知己》答客难 2017-03-18 10:33:25
视角 2017-03-18 10:32:22
香片 2017-03-18 10:31:22
报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