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_index_ad_01 new_index_ad_02 new_index_ad_03 new_index_ad_04 new_index_ad_05 new_index_ad_06 new_index_ad_07 new_index_ad_08
 

好听易 动人难

发布日期:2017-03-21 10:35:17 | 文章来源:潮州日报

  因为在潮剧团当过编剧,所以有机会观赏许多演员的表演。中国戏曲是一种表演艺术,以“唱念做打”为表现手段,其中唱的艺术是重中之重。常见剧团中的声乐教师指导学员练唱,说他或她还没找到感觉。开始以为是指发声点或运气法方面的技巧,但又听老师接着说是感情还没出来,没有味道。这可就是指对剧中人的感情体会与表达的问题了。

  找感觉?感觉是藏在哪里?又该怎么找?太专业了,我总是一头雾水。

  有些演员已是名角了,在观众中广受欢迎,仍会听剧团内的老先生告诉她或他:曲唱得好听不难,要唱得动人却极不易。这是语重心长的关爱,我似乎开始明白老先生们总在追求的感觉是指什么了。

  专业演员在台上是进行表演的,这表演二字真是把双刃剑:不重视表演无从体现艺术美,太重视表演又会掉进离开人物特定感情的做作。不过,专业演员掌握着整套表演程式,表演已有一套,唱腔自成一格,一出戏连演几百场上千场,要让他们不只唱得好听,还要动人,实属不易。

  然而,不经意间,我却在业余潮曲爱好者那里,听到了颇为动人的演唱。

  那年与家人到马来西亚自游行,应邀到雪兰莪洲适耕庄的潮籍老乡王雪妆开的海鲜店去作客。这天,她特地停业,聚集二十几位潮乐潮曲爱好者开音乐会。

  王雪妆与她先生开着海鲜店,那天,她让先生陪我在一旁冲工夫茶,她安排演唱、待客,显示她温柔大方一面;指挥乐友排座,又见她干练直爽的一面。许多人唱完各自的唱段,她来了一曲《辞郎洲》中陈璧娘的《马蹄儿似未见这般匆忙》,没见她作酝酿,站起来就唱。一开口就把我摄住了,当唱到“虽不愁叹千里奔波,切莫疏漫了征途坎坷”时,我真真被感动,被震动了。陈璧娘送丈夫张达出征抗元,她是一位秀敏能诗的大家闺秀、都统夫人,应工是闺门旦。但在国难当头,元兵犯境之际,送夫上战场,这位闺门旦的唱腔中,总得有点闺门之外的味道吧,什么味道我说不准,但以往在国内听这段曲,包括姚璇秋的,很好听,但我总未满足。今日,王雪妆却唱出我一直寻找的那种韵味。就像我们喝茶,有人品出茶中有岩味。王女士的唱腔中带着一种阳刚气,不明显,但感觉到。这是陈璧娘送夫上战场必有的调门,对于王雪妆来说,她不是有意识的,是一种自然的流露。

  我了解到,王女士有过送亲人远行的经历,她们这个适耕庄近海,一公里外就是印度洋,是马六甲海峡入口处,村民一半是渔民,她应该熟悉渔民出海,亲人相送的气氛。我感到剧团先生们所说的感觉,在王女士身上是一种生活体验,不用找,就在她血液里,她选这段曲,正是她的品质修养使然,近乎她自己的心声。这就是不用找的感觉,一种天然去雕饰。

  去年在潮州,我又一次听到天然去雕饰的动人演唱。那是我应邀到《明星面对面》去作嘉宾时,听到蔡映娜演唱《莫愁女》中《黄金哪能买双眼》时的感受。

  事前,我完全不知道主持人请了业余潮曲爱好者来助阵。蔡映娜在专业名家邱楚霞、许淑婉、李玉兰等人之后出台,我并没抱太大希望,当然,她出台比我出台更受听众欢迎是早在我意料之中的。但《莫愁女》是我改编的,我对莫愁的身世、品质、处世方式以至人生追求是了如指掌的,那段唱词一字一句都出自我的笔端。在这样熟悉剧中人感情分寸的作者面前演唱,专业演员都有负担,更遑论业余歌手。蔡映娜素颜便装上台,一段台内歌过后,她开口那句道白:“老太君,少夫人——”就把我的精神提了起来。接着是“黄金哪能买双眼,珠宝安能把真情换”两句唱词,让我突然产生听王雪妆唱陈璧娘唱段被打动的那种感觉。她没有想表演的故意做作,没有为使台下专业老师满意而拿腔拿调的卖弄技巧。朴实、自然、流畅,也是天然去雕饰。

  此一刻的莫愁,应该是进徐王府以来第一次与老太君和少夫人真正的对话,是对方作为徐王府最高统治者有求于她,又是让她作点牺牲拯救自己的心上人。善良的弱女子根本不知人家藏着个阴毒至极的大阴谋,以为人家也与她一样一心要救她的心上人,她把眼前的两位毒妇视作同路人,忽然有了好感。那么单纯,那么天真,那么诚恳,那么无私。她掏心掏肺把人间至情至理告诉对方,想要安慰对方。蔡映娜这两句唱得极准确,极到位。我上面分析的莫愁此刻的感觉都表达出来了。可惜,接下去的演唱就流于一般的好听而已,到了御医拆穿真相,莫愁满腔怒火痛斥老太君时,就更一般了,几乎每个演员不论演任一位受害者怒斥恶人时都那样全力以赴、毫无节制了。

  我让主持人转去我的赞赏。后来,又知道她居然是我以前在古巷中学教书时一位学生的儿媳。也许由于这层关系,在一个美好的晚上,她偕同夫君光临寒舍。从中,我略为知道她的生活经历。她告诉我她喜欢唱些悲怨一类的曲目。这往往是具有同情心者的选择,她生活在农村,出身普通人家,天生就对落难为烧火丫头的莫愁会了解并同情,那两句唱词的感觉显然不用苦心去寻找,自身的生活体验就足以使她能自然地表达。那两句词,完全可以用讥讽的口吻、自恃的态度,但她用了安慰的语气,因而动人。

  我后来又看了她这个唱段的影碟,化了装,有一些动作,不过,唱得好听,却没那天动人。也许太想演好了吧。

  艺术创作,向来提倡深入生活,去观察、体验、研究、分析了切人一切生活。有了深刻的人生体验,那种所谓的感觉是不用找而自来的。没有人生体验,从院校到舞台,曲要唱得好听不难,要唱得动人不易。

相关文章:
《小说课》 2017-03-21 10:39:18
《细民盛宴》 2017-03-21 10:38:00
好听易 动人难 2017-03-21 10:35:17
燕子呢喃 2017-03-21 10:34:30
春分之诗 2017-03-21 10:32:50
图说我们的价值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