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_index_ad_01 new_index_ad_02 new_index_ad_03 new_index_ad_04 new_index_ad_05 new_index_ad_06 new_index_ad_07
 

深邃真切韵味悠悠

——读毛慧芳散文集《星星伴我行》
发布日期:2017-03-21 10:40:19 | 文章来源:潮州日报

  我常常惊讶于东莞作家毛慧芳,学习创作时间不长,教学工作又如此繁忙,竟创作出那么多的文学作品,并频频在中央、省、市级报刊上“亮相”,令人瞩目。近日,她寄来一本散文集《星星伴我行》,内中作品大部分曾在报刊上发表过,有的还获过市以上的征文一、二等奖。

  这部散文集,给我第一个突出的印象,就是作者善于创造一个深邃悠远的情感天地,一个令人神往的优美意境。如《海螺壳上的大海》,一开头便给读者创造了一个迷人的意境:“海醒了,海的絮语温柔而纯净。碧蓝的海水漫过指尖,轻吻岸边的礁石和沙滩,金色的阳光在一束束细碎洁白的浪花上荡漾着,岸上的树林里满是轻风的笑声,也有海鸟的孤鸣,也有渔人归航的欢笑,天边紫色的晚霞在悠闲地散步,一曲渔歌唱晚袅袅地从海水中升起来,升起来……”而夜晚的大海,则是“月亮怯怯地从乌云怀里露出脸儿,羞羞的眼光如梦如幻,给海面罩上了一层银白色的朦胧轻纱,美人鱼的故事隐隐约约穿过轻纱,越过千年的海水漂游在海面;几盏桔黄色的渔火在银白色的海面上跳跃着;一个缥缈的海之梦在桅杆上经风历浪……”充满深邃悠远的意境美,幻想美,诗意美,朦胧美,作者把对海螺与大海的动人感情,通过具体的意境生动地表现出来,令人心动与荡气回肠。又如《阳山潮州一线牵》,作者由阳山联想到潮州的韩江,“韩江静静地穿城而过,远处黑黝黝的起伏的连山正和茫茫夜空诉说着无尽的心事”,再写阳山的如虹大桥,对岸的婆娑修竹,如黛远山,进而想起韩愈当年在此“翳嘉林,坐石矶,投竿而渔,陶然而醉”的情景,历史与现实的交融,古意悠悠,今韵涌动,撩人情思。在《大雾笼罩着乡间》中,作者将春天早晨的山、树、草、雾、公路交织成一幅绝妙的图景,一条条长长的画廊,而那个穿红衣服的小姑娘,是大雾中的一树山花,一片亮色,她与那一间希望小学,拓展了作品的思想艺术境界,大大深化了主题。在《三排瑶寨》也有不少精彩之笔,呼之欲出的古风遗韵,浓郁迷离的瑶族风情,通过对瑶排、长鼓舞、瑶女绣花、阿贵莎腰妹跳舞等几个场景描绘出来,开阖灵变,有动有静,气韵生动。而《南沙之旅》与《星星伴我行》更是宏阔与细微结合,历史与现实结合,实现了历史的深邃性与现实的生动性的灵动与和谐。

  这部集子的散文第二个特点是真挚动人。散文写作的过程也是燃烧的过程。一位散文大师说,作者捕捉和提取了事物美的特征后,还要“通过自己的思想、感情、人格、精神赋予现实以生命,不仅写出现实的风貌,还要写出现实的魂魄”。毛慧芳就是这样,她不仅善于捕捉事物的审美特征,风貌,还写出了其魂魄。如《小城的街》,这街固然是“满眼的绿”、一条条都是“流动的彩色的河流”,是“闪光的绸缎”,但这仅仅是表象,透过这表象,作者发现了这“街”收藏着“笑声和脸庞”,收藏着欢笑和痛苦,琅琅的书声、笑声、谈话声在流动的阳光中欢乐着、苦恼着、忧愁着……这“街”便有了丰富的内涵与情感。《小城的桥》也是情感的桥,情绪化的桥,人格化的桥,它“懂得生活的沉重”,它挑起了“两岸的历史沧桑”,“挑出了两岸璀璨的万家灯火,两岸的桃红柳绿,鸟语花香,欢声笑语,春笋般崛起的楼宇,挑出了温馨、安宁与小康”。而《小城之魂》则直接进入了“魂”,这“魂”是“流风善政,遗泽庚桑”的韩愈“高标陵秋严,贞色夺春媚”的铮铮铁骨。

  毛慧芳散文的真切,还在于她把心交给了读者。如《品味枇杷》,作者写童年时,偷摘了生产队的枇杷,被人发现后的尴尬场面及其忐忑不安的微妙心理活动。《外婆》、《与鸟为邻》、《新生》、《西洋菜》、《新雨》等篇,都有一种摄人心魄的力量。何故?因为她写出了人性美,人情美,作者对美好事物的眷恋、怀念、痛惜、离愁,均以真实的情感打动人心。如《新雨》,写了几对真诚相爱的夫妇,几个片断,刻骨的印象与感受,忠贞的爱,美好生命的消逝,写得那么美丽,动人,令人感喟。这些作品,显示了作者较高的审美情趣。

  毛慧芳散文的第三个特色是注重构思,形神兼备。她的散文,无论写人、写事、写物,都在构思上下了一定功夫。或以几个镜头的组接,如《新雨》,类似人物聚焦;或以目光所及景物为线,如《窗外》;或以对比手法,古今对比,两地对比,如《阳山潮州一线牵》;或以性格对比,如《外婆》;或以导游向客人介绍历史景物为切入点,如《阳山三题》;或以对事物的情感波澜为线,如《品味枇杷》;或以第二人称为视点,如《掌声响起来》……有的重抒情,有的重叙事,有的重绘景,有的重情感,有的重哲理,有的重人物。

  特别是作者写物,堪称形神兼备。如《与鸟为邻》,从几声鸟鸣写起,接着写一只小鸟儿“羽毛有点凌乱蓬松,背部是草绿色的,腹部是灰白色,尖尖长长的啄”,接着写第二天早晨两只小鸟用啄互相梳理羽毛,停一下说一下话儿,“真是一对缠绵的小情侣”,再回忆故乡的一只鸢鹰被人用铳枪打下来,煮了吃,它的皮肉坚韧得咬不动;写鸟儿给人带来的欢乐,“有它们在,天更蓝,风儿更轻柔,即使雨天,天也似乎想快些晴朗”,鸟的美与可爱形象活灵活现跃然纸上。

  作者写人的篇章,同样注意了形神的统一。如《一株清香四溢的油茶树》,写广东省第九、十届人大代表黄荣细艰苦创业,写他的手,“那是一双怎样的手啊!粗糙、红肿、关节奇大,布满了条条裂纹,每一条裂纹都记载着黄荣细创业的坎坷……”写他的帮助别人而自己却乐在其中,“黄荣细笑笑,眼角的鱼尾纹皱成一朵小小的菊花,布满了沧桑的履痕……”两个细节,即勾勒出了黄荣细的性格特征。再如《阳光下的泪水》,“咯咯”、“嘻嘻”,“一阵纯净的笑声顺着透明的空气灿烂的阳光流进了我的耳朵,把神思飘游的我的眼光牵了过去:在七八步远,一个花白头发的六十多岁的妇人,穿着紫底白花的衣服,黑色的裤子,满脸的皱纹在阳光下一闪一闪地动着,就象微风轻拂下的平静的湖面上的涟漪,那么柔和。她抱着一个两岁左右头发微黄的小男孩,小男孩张开手臂,整个半身向前伸着……”寥寥数语,饱经沧桑、充满慈爱的老奶奶便栩栩如生地展示在读者面前。

  作者驾驭语言的能力已臻成熟。时而清丽淡远,时而浓墨重彩,时而典雅细腻,时而质朴简约,时而比喻拟人,时而绘声绘影绘色,都能准确、流畅、生动、逼真。请读这样的文字:“窗外是一片草地,秋只是轻轻地给它涂上了一抹微黄,而且是那样的不经意,草地依然青绿润泽。几只玲珑的小鸟正在草地上一会儿抬头看看天,一会儿低头用啄在草丛中寻觅着什么。那几棵矮矮的不知名的小树,更是像几朵翠色的蘑菇,它们的花儿是黄色的,开在油绿的叶子间,仿如许多绿色的小手挚着一支支黄色的小喇叭,向着天空放声高歌。再远处,围墙边的两棵紫荆树,开得姹紫嫣红的,微风吹过,满树花儿仿如满树紫红蝴蝶,上下蹁跹着。黄槐呢?却是鹅黄浅绿的,一嘟噜一嘟噜的花儿艳艳地笑着,和阳光呢喃着,拥抱着。”可谓有声有色,跌宕多姿,富有层次感、音韵美与表现力。

  罗丹说:“美,就是性格和表现。”(《罗丹艺术论》)。毛慧芳的散文,无论是描写自然风光还是人物,都表现了其个性特征,她善于发现生活美、自然美、心灵美、社会美,并把它们转化为艺术美,加上语言流畅、自然、富有弹性和质感,富有韵致,使她的作品颇有艺术性,读之有气足味永余韵绵长之感。

  当然,毛慧芳的这本集子的散文,也有个别篇章琢磨提炼不够。但她起点高,有较强的观察力、艺术感受力与表现力,出道写散文不过三年,已取得这么可喜的成绩,只要她继续不懈努力探索追求,必定会写出更多更好的佳作。 

  唐德亮

相关文章:
仁者的散文 2017-03-21 10:41:02
深邃真切韵味悠悠 2017-03-21 10:40:19
《小说课》 2017-03-21 10:39:18
《细民盛宴》 2017-03-21 10:38:00
报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