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_index_ad_01 new_index_ad_02 new_index_ad_03 new_index_ad_04 new_index_ad_05 new_index_ad_06 new_index_ad_07 new_index_ad_08
 

分一半春天给你

发布日期:2017-03-24 10:24:40 | 文章来源:潮州日报



  春分时节,空间里多了一种骚动。万物都忙忙慌慌地向着世界探出头来。植物有的已经吐芽打朵,昆虫有的已经飞东飞西。出发的,已走到半途;延误的,也正在抓紧打理行囊。

  风在此时,很勤勉。东串串,西串串,把柳条摇醒,一直摇出毛茸茸的鹅黄;又把燕子吹斜,钻门帘一样钻进柳枝。

  风长着脚似的,还在不停地撵;不只撵燕子,还撵着日光,撵着云,撵着自己,往北,往北,往北,停不下哎。

  它像个称职的油漆匠,撵着时光抹绿,很认真地,左一下,右一下,横一下,竖一下,连隐蔽的犄角旮旯的野草棵都照顾到了。它抚过去的地方,草叶焕发了精神,伸胳膊踢腿儿动起来,活动成书法家笔下的行草,一撇一捺,欹斜有致。

  绿了,亮了,还不算,还要添点色彩。一针下去,绣出朵黄花,一针下去,绣出朵紫花儿。淡蓝的,浅白的,风它只管绣,自己也叫不上名字。小花儿小朵儿,颤颤巍巍的,在牛羊的蹄子缝儿里悠悠吐露香气,牛羊的蹄子给染香了、染花了。不管的,只管啃那些嫩草尖儿。

  处处开花,处处拱绿,这样的繁忙,在城里也是。路旁一树一树的花开,都散漫得很,想开红的,一树嫣红,红得掉火星。想开白的,一树洁白,白得覆了雪。想开黄的,就一树绒黄,有温度的毛茸茸。粉桃配绿柳,又亮又艳,俗得老实;像老电影里的乡下傻闺女,红袄袄,绿裤裤,认认真真喜气洋洋坐在那里没意见没脾气。

  其实,桃花单独提出来,闹猛猛的一个幻象。它们被一小瓣一小瓣的春天围绕,围住细微的人情部分。春风加上她,便是全然的自由世界。她不知,她替人造出了多少吟诵的由头,简静,妖冶,都在人的眼。她其实是引导着人看回你自己。你心中一直企盼的某一世界,被她看透,道破,透了天机。

  春分麦起身,一刻值千金。麦子一起身,就很霸道,拽住阳光,不放松。它们在酥软的地里,一声不吭地坐胎、吐叶,长势摁也摁不住。噌噌的,有声有色。麦苗青荡荡,像春水漫卷,转眼没住了老鸹的背。

  春分的下个节气是清明,“清明到,麦秆叫。”麦秆怎会叫呢?我想,这个叫,是无声却有形有色的,是挤挤挨挨扰扰攘攘,向空中递送向上的能量,是伸长手臂,擎起麦穗,拦住往来的风。春分的麦秆,刚刚二三分,嫩,绿,掐一掐有绿汁儿喷出。麦子还在童年的懵懂里,叫也叫得东歪西斜的。

  春分时候,野杏花,漫坡如白水;田头的野菜,正当时。顺着麦垄搜寻,荠菜,地米菜,蒲公英,曲曲菜……蹲下去,手指拢住一棵,轻轻拔起。草叶的触感,嫩,润,滑,还清凉。那种有生命的凉,跟早春的凉一呼一应。

  几声鸟鸣,褪去了初归的嘶哑,圆滑了,脆生了,近乎老到了。石斑鸠稚拙的叫声,听着,像笨小孩儿咕嘟咕嘟背诗。它还不理解春天这首诗,但是它感受到了这首诗一平一仄一温一凉的韵律。人听着,会怀旧,回到过去,回到细雨淋漓的村庄。布谷也快来了,那时候就要撒花点豆到垄上。春分,还有一小段的余地,让你站在春天的中央,前望望后望望,知道错过了啥,明了将做的事,这个春天才不会荒废。

  春分时节,像万人健步走的现场,有点闹哄,有点乱;虽然山还是那山,水还是那水,鸟还是那鸟;但乱中,突然出了新。风是微风,绿是新绿,万物忙着奔跑和出发,认准了一个目标埋头行动。

  前面的路很长,即使做错了一点什么,完全来得及纠正、来得及跟上。抓住这剩下的一半春天,打朵开花,拱破芽孢,刨坑洒水种点什么,都是很美很美的事。

相关文章:
在北阁 2017-03-24 10:26:44
故乡的金凤树 2017-03-24 10:26:17
分一半春天给你 2017-03-24 10:24:40
图说我们的价值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