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_index_ad_01 new_index_ad_02 new_index_ad_03 new_index_ad_04 new_index_ad_05 new_index_ad_06 new_index_ad_07 new_index_ad_08
 

春暖花开二月时

发布日期:2017-03-28 10:22:32 | 文章来源:潮州日报

  文/汪翊  图/郑育珊



 中大红楼与杜娟

  康乐园的杜鹃花开了,这几天网上有不少发烧友所拍摄的照片,那些争奇斗艳的花卉,在丝丝春雨后的阳光下,含珠欲滴。唐代的诗人中,白居易对西子姑娘最是钟情,他不仅写下了“欲把西湖比西子”这样的佳句,而且还说杜鹃花“细看不似人间有,花中此物是西施”。

  去赏花吧,还可以顺便回学校看看呢,心底里一个声音在说。去年的樱花时节,我受友人之邀,曾前去武大校园观赏过樱花,那满树烂漫、如云似霞的情景犹在; 有人说“中大杜鹃的美,安静而不张扬,却别有意蕴”,中大是我的母校,观赏杜鹃花自然就有了另外一层含意。

  中大的杜鹃花有白色、宫粉、大红、深红和紫色之分,缤纷的色彩,把个康乐园妆点的风情万种;然而,我最喜欢的还是生长于马丁堂与格兰堂之间斜坡上的映山红(杜鹃花的一种),小时候看电影《闪闪的红星》,其中有一个镜头,是潘佟子与母亲在油灯下,思念红军,歌声唱道:“若要盼得哟红军来,沿山开遍哟映山红……”;过去的电影几乎都配有主题歌,影像加上优美的音乐,既加强了艺术的感染力,同时又让人难以忘怀。因此,说到杜鹃花,我还没有那么强烈的感受,但是说到映山红,我的心灵就像是触电般敏感。宋代诗人杨万里有诗云“何须名苑看春风,一路山花不负侬。日日锦江呈锦样,清溪倒照映山红”;你可以想见,当诗人一路行来,看到清澈的小溪与火红的花束相映成趣,那心情是何等开怀啊。

  “记得钟楼春料峭,杜鹃红映青青草”,每当看到这丛映山红,我就有一种回到1980年代校园生活的感觉, “有一种热烈的气氛,使你我面对同一的画卷”,这是三十多年前,在图书馆(马丁堂)偶遇同级外语系的杜树忱同学,随手写给我的诗句,大约他正是从这株“红得好像燃烧的火”一般的花儿身上获得的灵感吧,几行龙飞凤舞的字迹,透露着1980年代的激情。诗是热情的渲泄、是理想的化身,是生命的记录,更是年轻的证明。很难想见一个内心冷漠的人,能迸发出如此才情的诗句。

  “让所有的日子,所有的日子都来吧,让我编织你们,用青春的金线,和幸福的璎珞,编织你们”,用王蒙小说《青春万岁》中的这首序诗来描述1980年代的中大校园并不为过,作家写这本书的时候距新中国成立不久,百废待兴,“是转眼过去的日子,也是充满遐想的日子”;1980年代则是一个为祖国,为四个现代建设化添砖加瓦的时代,光荣与汗水凝成了那个年代校园的理想,人们真诚地相信“再过二十年,我们重相会,伟大的祖国该有多么美!天也新,地也新,春光更明媚,城市乡村处处增光辉”;所以创造这奇迹要靠八十年代的新一辈!由这首歌曲创作于1980年,我正是在那年进入康乐园,成为了1980年代第一批大学生。

  校友陈平原回忆说:这一代人普遍有一点理想主义,使命感、英雄主义、浪漫激情,还有一点“时不我待”,或者“知其不可而为之”,挺悲壮的。陈平原是七八级的,我入学的时候他们还未毕业,我虽然与他无缘相识,但是他所说的那种大学氛围,我是有切身感受的。

  有一条微信“戏言”:当年八十年代的新一辈,如今已成为了日渐发福的老一辈;此话不足为道也,“莫道桑榆晚,余霞尚满天”,已过古稀之年的黄天骥教授尚如此挥洒激扬,我们面对这醉人的春光和啼血的子规,难道不应当尽情地歌唱吗?“歌唱早晨、歌唱希望、歌唱那些属于未来的事物、歌唱正在生长的力量”;我固执地相信,歌声会让我们重新变得年轻,会使我们对生活充满梦想、充满渴望。

  那么,就让我们在这春暖花开的二月,随着杜鹃圆舞曲,翩然起舞吧!

相关文章:
如何优雅地老去 2017-03-28 10:33:50
春暖花开二月时 2017-03-28 10:22:32
图说我们的价值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