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_index_ad_01 new_index_ad_02 new_index_ad_03 new_index_ad_04 new_index_ad_05 new_index_ad_06 new_index_ad_07 new_index_ad_08
 

轻寒正是可人天

发布日期:2017-11-11 16:37:29 | 文章来源:潮州日报



  轻寒,是碧云天,是黄叶地。轻寒,是珠帘不卷夜来霜,是卧听南宫清漏长。轻寒,恰恰好好正是可人天。

  轻寒有多寒?宜轻衣薄衫,呼朋唤友出门走走;宜煮一壶清茶,听叶落之声。轻寒有多寒?也许只是顺境里的一点小小的失意,抑或是热烈中的一丝淡淡地哀怨。

  轻寒之秋,山矮水瘦,虫豸们开始藏入穴中,它们用细土将洞口封起,开始在地下蛰伏过冬。轻寒之秋,天越来越高,雷渐渐地收声。

  历来品茶和闲读,都和气候有关。太热了,心中烦躁,太冷了,又坐立不安。轻寒却是恰到好处。

  所以轻寒是品茶的好时节。郁达夫说:“早晨起来,泡一碗浓茶,向院子一坐,你也能看得到很高很高碧绿的天色,听得到青天下驯鸽的飞声。从槐树叶底,朝东细数着一丝一丝漏下来的日光。”故都的秋天里,清秋怡人茶怡人。

  轻寒时分也适宜闲读。莫言在《北京秋天下午的我》中写道:“喝着茶抽着烟我开始翻书,乱翻书,因为我下午不写作。我从来也没养成认真读书的习惯,拿起一本书,有时候竟然从后边往前看,感到有趣,再从头往后看。”

  轻寒是和散淡连在一起的。

  譬喻一个人散步。

  早晨在院子里散步,桂花的香暗暗袭来,存贮在厚厚的衣裳里。当进屋坐下时,余香犹在。香妃竹和芭蕉叶上的露珠,滴落在脸上。晚间沿着月亮湖散步,高楼上的灯光,都映在湖水中,湖边行人稀少,轻寒中显出了少许孤寂。

  譬喻一个人沉思。

  特别是有雨的时候,坐在湿地公园的亭子里,看雨落进雾蒙蒙的湖中。野菊花弱弱地,在人心的柔软处,左欹右斜。瑟瑟的秋风吹过,菊花无动于衷,她气质高洁,风骨疏淡,为秋色渲染着风华。沉思往往从这时开始,无人相扰,渐入佳境。

  人生进入秋季之后,并不是想像的那样萧瑟。只要沉下心来,反而没有了急躁,没有了忧惧,到达了一种平和安静的状态。

  我知道一个人,因为年龄的缘故,他从关键的岗位上退下后,去乡间居住。他在博客上写道:“下午,平地三垄,栽白菜一畦,虽腰酸腿痛,但心情大好,一身轻松。”还有断断续续的日记:“今日微寒,添衣。晨起登山,膝盖以下全被露水打湿。”

  我很羡慕他,羡慕这种古人般的、返璞归真的生活。

  有一次,我去长江边捡拾那些江滩头的石头。秋季,江水退下去了,出现了大片的江滩。那些被水冲激得十分圆润的石头露出了水面。它们是来自岷江还是金沙江,它们走过了几千里的路程?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此时船已落帆,夕阳快要沉下地平线,枯瘦之寒,弥漫在这些圆润的江石之上。

  听见有人在吹笛。他是剧团的纪先生。

  纪先生一袭长衫,坐在江岸一块大石矶上吹笛。江风吹乱了他的头发,他的头发在他的剪影中不断地飘动。那笛声真美,有些慵懒,带着自足与喜悦,让人体会到生命的美好和光阴的珍贵。

  那笛声,在一片轻寒中,顺着辽阔长江上空的清风,悠扬而去。

文/王征桦 图/韦伟杰

相关文章:
陆燕姜诗集《空日历》在京首发研讨 2017-11-11 16:38:44
感谢《潮州日报》给我这个科普平台 2017-11-11 16:38:21
轻寒正是可人天 2017-11-11 16:37:29
网上展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