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_index_ad_01 new_index_ad_02 new_index_ad_03 new_index_ad_04 new_index_ad_05 new_index_ad_06 new_index_ad_07 new_index_ad_08
 

回忆我的童年阅读

发布日期:2017-11-24 10:07:53 | 文章来源:潮州日报

  小学五年级《语文》的第一单元,有一个关于阅读的课外活动。广州市东风西路小学语文科组长推荐几位小记者来访问我,请我谈一谈阅读的一些问题。孩子们的设问,让我的思绪穿越遥远的时空,回顾起自己的童年阅读。

  小时候,我生活在偏远的饶平北部农村,生活条件相当艰苦。从6、7岁起,我就要帮爸爸妈妈做家务,再年长一些了,还要到农田里去干一些浇菜、拔草、施肥之类的力所能及的农活。当时,我并不懂得“读书才是人生唯一的出路”这一道理,更没有像许多伟人、名人那样,从小就树立读书救国的远大志向。因为小时候缺乏营养,我的个子长得比较小,到了上学的年龄了,爸爸妈妈担心我在学校被人欺负,决定推迟一两年才让我去上学。看着别的小伙伴背着书包高高兴兴上学去,我总是很失落,很伤心。于是,我经常偷偷跟着小伙伴去上学,趴在教室的窗口,听老师讲课。有时候老师在课堂上提问,我在教室外也举手回答问题。所以,在我很小的时候,就被老师和邻居视为是个爱读书的孩子。其实,我那时候只是为了逃避做家务、干农活。我觉得,读书远比干活轻松多了!

  至于真正喜欢上阅读,那是在我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了。那时,我的爸爸去海南岛打工挣钱,我成了“留守儿童”。那个年代没有电脑,没有网络,电话也是很稀罕的。爸爸与家里的联系,就必须靠书信来往。我记得,爸爸每隔半个月就会来信。每次接到爸爸的来信,我的心里甭提有多兴奋了。可是拆开信后,看到密密麻麻写满了字的信笺,我又感到难受。因为在那几页纸里,我没能认得几个字。我妈妈没读过书,也不认得字。于是,爸爸的来信只能请一位当老师的邻居帮我们读,帮我们写回信。每次听这位邻居读信、看这位邻居写信,我总是很郁闷。因为,爸爸写了密密麻麻的几页纸,在他读来,仅是几句家长里短的问候。而妈妈和我讲了半天要给爸爸回信的内容,在这位邻居的笔下,也仅是草草的几行字。求人不如求己。每当这个时候,我就总会想,要是自己能认字、能读信、能回信,那该多好!一次,我问我的语文老师,怎样才能快速地认字?老师建议我去买一本《新华字典》。从此,《新华字典》成了我无声的老师。我每天放学回家,除了做完老师布置的作业,就捧着《新华字典》读,对每一个字的拼音、字义、组词、造句,都反复阅读。到了三年级上学期,我已经可以很轻松地读爸爸的来信、很顺畅地给爸爸写回信了。现在想来,我的阅读应该是从读《新华字典》开始的。

  从小学三、四年级开始,我就是镇里书店的“常客”。我这个“常客”从来都是只看书、不买书,因为没钱买!书店里的人都认识我,我每次一站就是三、四个小时。当时看得最多的书,都是期刊,如《故事大王》《童话大王》《少年文艺》《故事会》《儿童文学》等。《阿凡提的故事》也是在书店里看的,边看边笑,被鬼马“阿凡提”逗得乐不可支。那时候,我总是很清楚每月的哪个星期六书店里会出现新书。当时,星期六上午还要上课,而在中午时分,总能在距离我家五公里路程的书店里找到我的身影。我是骑着自行车去的,因为心急,个子又小,骑车没少摔跤。一次,我被一个中学生模样的人撞倒,两个膝盖摔破了皮,血肉模糊,还挨了撞倒我的人两记重重的拳头。我“哇哇哇”地哭了一阵,竟然没有掉转车头回家去,而是擦干眼泪,直奔书店。书店里的店员发现我的腿受伤了,劝我回家或者到镇卫生所去看医生,我一声不吭,只顾看书。后来,店员允许我把书带回去看,让我下次再把书还回去。顿时,我腿上的疼痛消了许多,心里涌上一股暖流。直到现在,我仍然对这位不知名的店员心怀感激。

  《西游记》《三国演义》《水浒传》《悲惨世界》《简爱》等“大部头”,大多陈列在书店的橱柜里,顾客不能随意地翻看。遇上有人要买,店员便会专门从橱柜上取下来。每当这时,我总是要凑过去,偷偷窥探几眼,看看书的封底那段“内容提要”。我对这些书充满了好奇。

  四年级时的“六一”儿童节,学校组织到镇电影院观看电影。因为要结队步行往返,再加上看电影的时间,需时大半天,午餐必须在镇里解决。当时,奶奶给了我两毛钱吃午餐,爸爸又给了我三毛钱零花钱。我的身上有了五毛钱。看完电影后,我利用同学们吃午餐的时间,冲向书店,掏出了钱,连呼“买书,买书”。店员哄笑着,连称“意外”,热情地问我要买什么书。我一时紧张,竟然不知道该买什么书才好。买期刊吧?我每期都看过了。买“大部头”吧,钱又不够。在书店里磨蹭了好一阵,还拿不定主意。后来,我发现有一个橱柜的上边写着“低价处理”几个字,里边有几本书,我让店员取下来给我过目。店员笑称:“这些书不适合小孩子看。”我可管不了那么多,坚持让他取下来。这几本书,有的是讲农民种养技术的,有的是家庭百科指南,还有一本叫《幸福人生的起点——新婚必读》,我翻都没敢翻便还给店员了。其中有一本,书名叫《第二夫人》。书的封面已经很陈旧了,可是内页还是散发着诱人的书香。我先看打折后的价钱:四毛钱,口袋里的钱足够消费。再看内容提要:本书以美苏两个超级大国在政治军事上的激烈争斗为背景,描写苏联为获取美国关于非洲某国的绝密情报,绑架了美国总统夫人(即第一夫人),然后把经过三年时间训练的、面貌酷像第一夫人的一名苏联女演员送到白宫的美国总统身边,执行“第二夫人”计划……其故事情节真是扣人心弦!就这本了!我迫不及待地买了下来,再匆匆跑到电影院门口,饥肠辘辘地与同学们集结回校。

  这算是我自己花钱买的第一本书了。后来才知道,这是美国大作家欧文·华莱士于1980年创作的政治惊险小说。而我却没有很认真地把这本书看完,只是断断续续地看,觉得内容很是枯涩,直到上大学时才算完整地把这本书看完。

  小时候也看过不少“小人书”——“连环画”。《西游记》《三国演义》我就是看连环画看完的。除了名著,还有《铁道游击队》《地道战》等战争题材,《张居正》《洪秀全》《顾炎武》等历史人物题材,以及《精卫填海》《女娲补天》《白蛇传》等神话故事。那时候看这类书纯属消遣,在那个缺少娱乐的年代里,这些“小人书”给予了我许多的快乐和遐想。

  小学五年级时,我同桌的爷爷是1949年以前的大学生。当时,他居住在学校小侧门的一间简陋的平房里。课间时间,我常和同桌到他的房间去。在他那里,我发现了更多的书。其中,有些是医学上的书,还有《唐诗三百首》《宋词精选》《古文观止》《雪鸿轩尺牍》等书。老爷爷对别人很严厉,对我却有几分和蔼,他见我常去翻他的书,不但没有生气,反而很高兴。他经常鼓励我要多看书,并建议我认真学习文言文,建立牢固的古文基础。印象里,我没有在他那里借过书,但是,这些后来影响我并鞭策我走向文学之路的书籍,就是在他那里获得最初记忆的。

  该打住话题了,我仍然沉醉在童年时代的快乐阅读里。童年的阅读,就这样永远地储藏在我的生命里。


谢振泽
相关文章:
家国天下的取舍与无奈 2017-11-24 10:09:11
阳台书房醉书香 2017-11-24 10:08:50
回忆我的童年阅读 2017-11-24 10:07:53
网上展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