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_index_ad_01 new_index_ad_02 new_index_ad_03 new_index_ad_04 new_index_ad_05 new_index_ad_06 new_index_ad_07 new_index_ad_08
 

青龙庙神坛的两位“潮州人”

发布日期:2017-12-07 10:09:08 | 文章来源:潮州日报

□谢昭良
  潮州青龙庙供奉的神袛多达18位,主神安济圣王是三国蜀汉永昌太守王伉,其他如“三仙师”“土地爷”等多为民间神话人物。奇怪的是其中有两位,“进士爷谢鸾”和“举人爷谢少沧”却是潮州郡南本地人。


  他们是怎样走上神坛的呢?


  一


  近年来青龙庙声名远播,对谢少沧的传说,读者轻点“百度”便一目了然。


  “据传,明代潮州人谢少沧在云南为官,恰逢大旱饥馑。他为免延迟时日,先开官仓济灾而后上奏朝廷,获罪问斩。按滇俗,处决囚犯吊于大树三天尚活者可免其死。其地白天日炙而夜司风寒。谁知‘天降神人’,张开大黑布化为乌云顶住烈日风霜,三天后谢竟死里逃生,即备祭品到神庙祭拜,见正中端坐者就是搭救自己的神人——蜀汉永昌郡守、‘安济圣王’王伉。自此日夜焚香拜之,并于回潮时,将王伉及大、二夫人偶像带回家设点供奉,后立于此庙祭拜。”


  这一传说富有神秘色彩。但谢少沧多年宦游在外,潮州志籍少有记述,研究者对他多有质疑。或张冠李戴,把他错为谢湖;或以他无“宦游云南”,否定其迎王伉。(见《潮郡青龙庙》)


  其实,在潮州郡南《谢氏族谱》中,谢少沧确有其人。“少沧,讳绍祖,嘉靖壬子举人”。他是元至正3年(1342年)开基潮州郡南谢氏的谢南隐9世孙。


  谢少沧在为他的姑夫鹳巢人李春魁写的《乡进士特授浙江浦江县知县李公墓志铭》中,有“祖于公殃之时,年亦垂髫”之句。李卒于嘉靖15年(1536年),男童“垂髫”约8岁。据此推断,谢少沧生于嘉靖7年(1528年)前后。


  嘉靖31年广东乡试,谢少沧以第11名中举。嘉靖36年(1557年)他走上仕途,任如皋教谕。在任3年,他做了两件名垂青史的事。一件是知县童蒙吉倡建学宫“崇德楼”,由他具体实施。垒台高二丈五尺,再建两层高搂,以“揽乾坤之秀气,挹江海之奇观”。后在楼中供文昌帝君,更名“文昌阁”。今为如皋名胜。另一件是他率领一个只有6个人的班子,用一个月重编《如皋县志》10卷。这部县志是如皋现存最早志书。


  嘉靖39年谢少沧离开如皋,尔后任怀远知县,官至岷府长史。笔者尚未发现相关史料。一般来说,从八品教喻到五品长史,经历几个台阶,那时谢少沧应该人到中年了。


  岷府是明太祖朱元璋第18子朱楩的藩王府。原在甘肃岷州卫,后迁云南。嘉靖时期已在武岗(今湖南)。长史为王府总管,且对朝廷负有“辅相规讽,以匡王失”之责。谢少沧对内对外肩负重任。


  二


  王伉入潮,有多种传说。清乾隆《潮州府志》有“前明滇人宦于潮者,奉神像至此,号安济灵王,立庙镇水,遂获安澜”的记载。经今人推断,此“滇人”为明万历27年潮州海防同知施所学,便称“施所学说”(见《潮郡青龙庙》)。奇怪的是这个官方善举,在民间从未传闻,也未见诸于同时代典籍,在青龙庙更无“物证”。因此,笔者认为“施说”缺乏事实根据,“前明滇人有宦于潮者”之说,仅仅是清代编志者记录的当时听到的一种明代“传说”而已。


  “谢少沧说”版本多样,除上述“为官”说,还有他在云南“经商”说。饶宗颐总纂的《潮州志》“丛谈志·蛇神”按中,也还有一说。谢“尝于江上得之神像,高尺许,一男二女,谓大二夫人也”。


  据现有史料,谢少沧确实无在云南为官,但这并不等于他和云南没有交集。武岗的地理位置、岷府的历史,和长史的职责,都和云南不无联系;谢少沧没有经商,但有可能到云南公干,也有可能碰到王伉神像。笔者认为,没有在云南“宦游”的谢少沧迎回神像,就同“前明滇人有宦于潮者”带来神像一样,都有其可能性。孰是孰非,还得寻找更多证据。


  在潮州郡南民间,谢少沧的传说重点是“大老爷”的灵爽。笔者2015年访问了几位老人,听他们讲儿时听到的故事。


  谢少沧迎回王伉和两位夫人的小神像后,供奉于郡南新亭巷家中神龛。邻里闻说,争相祭拜。神甚灵验,有求必应,被称为“大老爷”。谢氏宗亲,先迎神像入谢氏宗祠,后为方便外姓信众,又送神像至南堤江边古庙。因“大老爷”入庙,香火鼎盛,声名远播,城里城外,信众盈门。于是,郡南信众主事者倡导扩建庙宇。其时,四周刺竹成林,青蛇出没,难于动土。主事者择吉祷告,求蛇避迁。次日,众蛇逃匿,不见踪影。于是,新庙落成,重塑神像,安澜济世,庇佑潮城。


  他们还说,谢少沧迎回的小神像,为信众收藏。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曾显现于郡南。


  透过这则传说,不难发现信众之所以对王伉顶头膜拜、重建庙宇,在于他们信奉“大老爷”有求必应。信众感恩“大老爷”,也感恩迎神有功的谢少沧,从而把他神化了。


  三


  王伉何时入青龙庙,未有记载。就同青龙庙建于何时,至今也无定说一样。潮州志籍对该庙记述,迟至清康熙《潮州府志》,但有专家认为,这所古庙在明代或宋代以前就存在了。


  这所偏于南城之外的古庙,不受官方重视,是因为从一开始它纯粹是郡南民间信仰的载体。在古代城内和城外,虽然只一墙之隔,但治安状况大相径庭。没有城墙的保护,土匪海盗以至倭寇抢劫掠夺不时发生(谢氏先祖曾因之几乎家破人亡);濒临韩江,水患年年侵袭,田园荒芜,被逼颠沛流离。更何况土著、移民、流民杂居,习俗和诉求各异。在这官府力量薄弱的地方,为了追求安定生活,百姓不得不求助神力。他们把各自的信仰“堆叠”到江边的小庙上,请来崇拜的神袛,演绎了不同于城内庙宇的独特的文化。简言之,其一是诸神荟聚,体现民间崇拜的“堆叠”性;其二是庙事活动源于信众自觉自愿体现自发性;其三是借助传说和习俗代代承传,体现信仰的家族性。


  了解青龙庙的文化特点,有助于我们理解地方志籍对古庙记录甚少,而民间传说丰富的原因。也有助于我们理解谢少沧迎回王伉神像的合理性。长期以来这种民间崇拜潜移默化,在每个生长于郡南的人心中扎根。他们敬畏神仙,祁求平安,这是谢少沧迎神的思想基础。当他有机会接触王伉神像,迎神便成了必然的行动了。这也是郡南信众供奉“大老爷”的思想基础,基于同样的想法,明末或清初,新庙落成时便顺理成章,请谢少沧入庙,享受香火。


  四


  谢少沧被推上了神坛,青龙庙也就有了“本地”的神明。当时的郡南谢氏是地方望族,主事者的谢氏代表,熟知家族历史。谢少沧的先祖谢鸾的神奇经历也就受到关注。


  在《谢氏族谱》上,“庸庵,讳鸾,字格轩。景泰癸酉经元,天顺癸未会元”。谢鸾在郡南谢氏家族中是一位“大喜大悲”人物。喜者,是家族开基一百多年来,通过科举考取功名的第一人。在他之后郡南谢氏中式入仕者绵绵不绝,有力地提升了郡南的知名度和文化水平。然而,他又是家族的悲哀。中举之后十年参加殿试。那年是天顺7年(1436年),“火作于贡院……烧杀举子九十余人”(《明史》卷29),谢鸾名列其中,后获御赐“进士出身”。朝廷把死者遗骸分成六大坟堆,葬于朝阳门外,立碑“天下英才之墓”。


  也许是谢鸾开创了郡南科举的纪录,也许是谢鸾的“英才”传奇,他以“进士爷”被请入青龙庙,和其来孙“举人爷”谢少沧一起接受祭祀。在青龙庙的南侧,还专辟“官厅”,供奉这两位“官员”的木主。据说也是以往郡南长者议事的地方。


  谢鸾、谢少沧祖孙走上青龙庙的神坛,是郡南信众对“造福一方”的官员的纪念,也是历史形成的青龙庙文化使然。
相关文章:
想起了“坐在床头看娇妻” 2017-12-07 10:10:03
潮汕佛教寺庙中的嵌字楹联补遗 2017-12-07 10:09:41
青龙庙神坛的两位“潮州人” 2017-12-07 10:09:08
网上展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