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 : 网站首页 >> 文化 >> 百花台
元宵灯下
发布日期 : 2024-02-24 09:39:58 文章来源 : 潮州日报

  潮州有句俗语:“正月肚,元宵(女么)”。意思是正月肚饱,天天都饱。元宵(女么)雅,个个都雅。


  前者好理解,正月。从除夕开始,家家户户积了一年的余资,吃丰盛的年夜饭之后。桌上有剩菜,肚里有余脂,感觉总不饿;但元宵的老婆雅,则有点费解:老婆总是那个老婆,眉目嘴鼻到身材都没变,怎么元宵就雅了呢?你说化了妆,哪别一天也可美容呀。怎么只拿出元宵来说事?


downLoad-20240224094420.jpg


  你说潮州文化精深,我说其精华在俗语中。都没错。


  “正月肚,元宵(女么)”这俗语产生于旧时代。民以食为天,能饱肚是很开心快乐的感觉,用它与美娇妻并列,也属正常。至于元宵时,为何妻子就那么美了?这可真值得说一说。


  先来一句解释:这里用(女么)字,实际是姿娘的泛称。民间俗语,都要求朗朗上口,元宵美的不单是已婚之女子,所有姿娘都雅,但说“正月肚,元宵女”难上口啊。


  潮州人的文化底子实在厚实,一句俗语揭示了元宵欢乐节最深层次的内涵:普天同庆,官民共乐!


  自汉文帝平了“诸吕之乱”,将正月十五日定为与民同乐日,这一夜,到处张灯结彩,明灯圆月相辉映。解除宵禁后,通宵达旦,普天同庆,男欢女笑,无不喜乐洋洋。我潮乡亲黄五娘那个元宵夜上街赏灯,边走边唱:“人物往来如流水,家家结彩挂灯屏。”益春妹仔则看到:红男绿女你欢我笑,一个个喜乐洋洋。


  一个女人,什么状态让你觉得她美?是哭是气?是悲是苦?是愁是哀?肯定都不是,而是喜乐洋洋之时!须知在封建社会,旧礼教的约束,妇女地位低下,平素,她们是无法自由外出的,更别说群体热闹的场合,那是必须得到特许的。元宵夜,正好为她们提供这个机会。


  女人的一生,当大姑娘时以及少妇时,是她们的金色年华,风华正茂,美艳动人。平时,长辈看管得严。黄五娘碧琚小姐平时不得准许难离黄府外出。元宵时,全体官民,上街赏灯,可以通宵,这是皇帝的旨意。黄九郎再顽固,也不敢逆旨啊。五娘终于偕同益春,出去放飞心情,那从内心升腾的喜悦,使她显示出从未有过的美丽可人。她在最美的年华,最美的夜晚,最美的容颜邂逅陈伯卿,成就一段风流韵事。流传至今就一点也不足怪。


  潮人的俗语为何不说“正月肉,元宵灯”呢?元宵的主角不是花灯吗?不,人们上街最着意的是人,是陈三兄台念念不忘的倩影。他不是一直这样唱吗?“元宵灯前丽影萦系,广南繁华无心栖迟。别了哥嫂,急急转回潮州地,但愿得天随人意重逢旧佳丽。”他的佳丽可并非花灯,是那个叫五娘的灯下佳人。


  看灯更为看人。这绝非陈三兄台独有的愿望,读一读古诗词,写元宵赏灯,几乎没有一首不颂及灯下丽人的。


  请看:


  《正月十五夜灯》唐·张祜


  千门开锁万灯明,


  正月中旬动帝京。


  三百内人连袖舞,


  一时天上著词声。(著)


  《十五夜观灯》唐·卢照邻


  锦里开芳宴,兰缸艳早年。


  缛彩遥分地,繁光远缀天。


  接汉疑星落,依楼似月悬。


  别有千金笑,来映九枝前。


  《生查子·元夕》宋·欧阳修


  去年元夜时,花市灯如昼。


  月上柳梢头,人约黄昏后。


  今年元夜时,月与灯依旧。


  不见去年人,泪湿春衫袖。


  看吧,元宵灯下,诗人看到的是内人舞,千金笑。欧阳修更因灯下不见去年人而泪湿衣袖。


  最为人熟知的应该是辛弃疾的《元夕》,写尽花千树,香满路,鱼龙舞的繁华与热闹,但词人心中呢?却是“众里寻他千百度”的“却在灯花阑珊处”的那人!


  我在幼儿时,母亲教我几句她平时喜欢念的潮剧唱词,但我后来只记得后二句,是一对姐妹去看“热闹”时唱的:


  “俺哩看人人看俺


  算来都是人看人。”


  哈,不论看大锣鼓、茂虎狮,主要还是看人。人类感情,人生态度,人的理想与追求,那才叫文化。


  (李英群)


编辑 张泽慧   责任编辑 吴燕珊

相关文章
以上资料仅为潮州日报社版权所有,严禁转载。 承办单位:潮州日报社新媒体部
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:www.12377.cn
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768-2289965 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邮箱:gdczsjb@126.com
电话:86-768-2289965 传真:86-768-2289965 地址:潮州市枫春路潮州日报社
版权所有 2004-2013 © 潮州日报 建议使用IE8.0以上版本及使用1024*768分辩率以求最佳浏览效果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44120190017 粤ICP备13030909号-1 公安网站备案号:445101301104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