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 : 网站首页 >> 文化 >> 百花台
桃花吟
发布日期 : 2024-03-29 09:01:53 文章来源 : 潮州日报

10651711672161984.jpg

  □ 潘新日

  一

  桃花开了,所有的村庄都春风得意。

  那些花香,都被祖母们的小脚扭成潦草的诗,误打误撞地跑进最深的巷子里避风。青瓦下的木窗开着,一屋子的空想都在等,乡下的花没有乳名,每间屋都是它们的家。

  春天,是小脚老人刚刚揭开的心绪,是裹了一冬的念想。我站在堂屋的桃木扇下,用祖父遗留下来的紫砂壶泡茶,加上桃花朵,加上线装书里竖排的花香,把乡下所有的日子都泡成桃花的味道。

  门楣上的红纸条还在重温年味的温暖,春风里的窗帘,把我插在窗前的桃花枝,读成民谣中桃木剑的咒语了,还带着盐水的味道。

  二

  开春,我和父亲一起收拾院子,把挤在院角的农具当做庄稼的拜把子兄弟请进桃花香的迷阵里,让桃花作证,把粮食培育成词典中最重的词。也可以把镰刀和锄头挂在桃树上,让它们在农闲时多闻闻桃花香,下个季节,不至于让汗水煮黄。

  都说桃花是一个绮罗女子,可以附风雅,可以耕读传家,可以加家财万贯,阳光明媚的时候,可以摇着桃花扇,在开满鲜花的山上唱情歌。春风正酣时,可以心花怒放;雨打落花时,可以归隐山林。

  三

  一定要赶在三月古诗抽芽之前把桃花捧在胸前,在老家,在乡土路蜿蜒的节令里,把星星从幽深的黑夜里一颗颗地挑出来,做成坚硬的词,用桃花红写一手好的毛笔字。

  天空飘着祥云,并不识字的乡亲把老辈们所有的不幸都埋在土里,挖一个坑,在我学习汉字的校门口歇脚,桃花是女人命,男人只好当作枝干。那根,是他的姓氏。念,桃花似水。

  桃花依旧,我纯真的爱情被桃花迷乱,花开的声音,带着红霞。

  桃花白、桃花红,桃花的烂漫颠覆了祖母般小脚的心事,花开一朵,心疼一次,她永远不想镜中黄花。白,是掉了色的;红,是着了色的。一树花都在倾诉,和爱情有关。美,湿漉漉的。

  我早已不在关注祖母一样的小脚女人,她们已经牵着桃花的手走远,在杂草中间拾起花瓣,别再管她们。

  我说,桃花结成果实时,都回来吧!

编辑 翁纯 责任编辑 詹树鸿

相关文章
以上资料仅为潮州日报社版权所有,严禁转载。 承办单位:潮州日报社新媒体部
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:www.12377.cn
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768-2289965 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邮箱:gdczsjb@126.com
电话:86-768-2289965 传真:86-768-2289965 地址:潮州市枫春路潮州日报社
版权所有 2004-2013 © 潮州日报 建议使用IE8.0以上版本及使用1024*768分辩率以求最佳浏览效果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44120190017 粤ICP备13030909号-1 公安网站备案号:445101301104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