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 : 网站首页 >> 文化 >> 百花台
南风
发布日期 : 2024-03-29 09:02:56 文章来源 : 潮州日报

  □ 李英群

  潮之州,大海在其南。韩江自北向南,穿城而过,直奔大海,入海处冲积了一片小平原。韩江为海风提供了一条陆上走廊,每年夏季,就有温润的风不断从海上吹向潮州城乡,柔和而清凉,是为南风。

  南风也称熏风,被誉为最懂人意的风。童年在乡下,每个炎夏,都享受着南风凉哩哩的惬意,唱唸着《南风凉哩哩》的歌谣。

  我们这潮之州,一年四季皆有风:春天,东风浩荡;秋天,西风肃杀;冬天,北风凛冽。只有夏之南风解人意,酷暑之中送清凉。于是,不单喜欢南风,连在书册上见到“南风”二字,都会为之心动,觉得很美!

  那年到潮州府城来读高中,高一的语文分为汉语和文学二科。文学的第一课是《诗经》风雅颂的国风·周南第一首《关雎》。这也是诗三百首的首篇。“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。”周南指的是洛阳之南一带,河指的是黄河,国风也非指自然界的空气流动,而是民风,人间风物。但我却打心眼里认定那是南风,我心中那凉哩哩的南风!

  啊,这南风还寄寓着爱情啊,那关关之声撩起相恋男女的多少相思!

  不错,南风的确寄寓着爱情和思念。南北朝有首佚名的《西洲曲》,就是一首典型的《思君曲》,请看其中这些句子:

  鸿飞满西洲,望郎上青楼。

  楼高望不见,尽日栏杆头。

  ……

  海水梦悠悠,君愁我亦愁。

  南风知我意,吹梦到西洲。

  好一个“南风知我意”。有温柔的南风吹送,何夜梦里不西洲?

  对于我来说,我并不在意于作为爱情和思念载体的南风,我迷恋的是自然界那凉哩哩的南风。定居于潮州古城,家在城墙脚,墙外就是韩江。我知道那里的南风正日夜殷勤地送着清凉。但在城里,小巷纵横,南风迷路了。于是,我常常在晚饭后带小儿子到韩江边去享受南风的温柔与清凉。但心中永远怀念着乡下那带着稻香和泥土气息的南风,终于动笔写了一篇《南风凉哩哩》,引起文友们的共鸣(有评论为证)。这鼓舞了我,在把作品结集出版时,就取了“南风凉哩哩”作书名。书名是老同学、书法名家卢瑞华兄题写的。我这里实在没敢于有傍名人的企图,是一次闲谈时他主动说我以后出书,他要为我题签的。我想,于他而言,他天天在翰墨,题个书名举手之劳,莫想我收到的竟是比我身高还长的条幅。我在电话中问他为何写这么巨幅。他说,可供你装裱后挂在客厅,日夜南风凉哩哩!

  这么说,他对南风与我有同感。不过,这幅名家书法却被我的小儿子截留了。他搬家时都带到新居,一直被带到大洋彼岸。显然,儿子对南风也充满好感。

  对南风有好感的,应该包括所有南海之滨的岭南人吧。1985年,《广州日报》创办了一份双周刊杂志,取名《南风窗》。广东人都懂得,南风窗指的是可以带来侨汇收入和异邦信息的海外关系,这分明是沾了“南风”二字的光,这份著名的政经新闻杂志,是吹向北国的充满活力的南风。

  我没有更多关注南风的寓意,只感恩大自然的馈赠。

  生于潮之州,

  其南有大海。

  南风多情意,

  丝丝沁人怀!

编辑 翁纯 责任编辑 詹树鸿

相关文章
以上资料仅为潮州日报社版权所有,严禁转载。 承办单位:潮州日报社新媒体部
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:www.12377.cn
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768-2289965 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邮箱:gdczsjb@126.com
电话:86-768-2289965 传真:86-768-2289965 地址:潮州市枫春路潮州日报社
版权所有 2004-2013 © 潮州日报 建议使用IE8.0以上版本及使用1024*768分辩率以求最佳浏览效果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44120190017 粤ICP备13030909号-1 公安网站备案号:4451013011048